明末清初将领孔有德简介,吴桥兵变的影响

孔有德是明末清初将领,原本是毛文龙属下,毛文龙被袁崇焕处死后他发动吴桥兵变,自立为王,不久后投降清朝,为其南征北战,立下汗马功劳。孔有德被编入汉军正红旗,曾出征朝鲜、锦州、松山等地,随多铎追剿农民起义军、镇压各地抗清斗争,封爵定南王。1652年,孔有德被李定国围困桂林,自刎而死,清廷破格将其厚葬,赐谥号“武壮”,女儿孔四贞也由孝庄太后收养。人物生平 早年经历 孔有德大约出生于万历三十年,是铁岭矿工出身,“长于弓马,不识字”。天启元年,后金占领辽沈后,孔有德同其兄孔有性投奔明将毛文龙,参与了镇江大捷,后转进朝鲜皮岛。他与同乡耿仲明过从甚密,据说拜耿仲明为义兄[2] ,后来人们多以“孔耿”连称。孔有德“骁勇善斗,临阵先登,为诸将冠”,累升至参将。毛文龙收他为养孙,赐名永诗。他对毛文龙的知遇之恩非常感激,以至于在贵为清朝藩王后依然“每言大将军时事,辄于色不自胜”。 万历四十七年萨尔浒战役以后,后金政权在东北迅速崛起,到崇祯年间(1628—1644年),已基本上控制了东北地区,山东半岛已成为明朝防御后金军渡海南下的前线。 吴桥兵变 自天启年间到崇祯初年,毛文龙部以辽东沿海金州、朝鲜皮岛一带为根据地,屡次袭击后金的后方,给后金造成了威胁。然而这支部队军纪败坏,不听明朝政府指挥,冒领军饷,骚扰地方,引起明政府的忧虑。 崇祯元年,袁崇焕督师辽东,借机处死毛文龙,其旧部由副将陈继盛统辖。孔有德认为毛文龙“无罪横受屠酷”,感到非常寒心,终日闷闷不乐,于是投奔了孙元化,随孙元化去了登莱。 崇祯四年八月,皇太极率后金兵攻大凌河城,祖大寿受困城内。十月,孙元化派孔有德从海上支援大凌河,因在三岔河遭飓风而还。随后兵部又令其从陆路进军,孙元化率八百骑赶赴前线增援,然登州辽东兵与山东人素不和,沿途闭门罢市,士兵苦不堪言。闰十一月二十七日,当孔有德抵达吴桥时,因遇大雨风雪,部队给养不足,士兵在大户王象春家吃东西不给钱,其子向孔有德控诉,孔有德对违纪士兵施以贯耳游营之刑,于是士兵大哗,焚烧王家庄园。翌日,李九成说服孔有德发动吴桥兵变,回军登州,在耿仲明的内应下破城,自号都元帅,孙元化忠于朝廷不愿称王,孔有德放他逃离登州。 登莱之乱 崇祯五年正月,孔有德部东进围登州,登州告急,而在此防守的孙元化仍相信自己能招抚孔有德,疏于防范。孔有德乘机让部下300余人诈降,混入登州城,与在城里的耿仲明等密谋策划,并趁夜间人们熟睡之时,里外夹攻,占领了登州城,活捉了孙元化及明守备宋光兰、分巡道王梅等官员。总兵张可大坚守水城数日,终因寡不敌众,水城陷落,张可大杀死妻妾后自尽于太平楼。孙元化不久逃回天津,被明政府处死,余大成也被罢免。不久以后,孔有德、耿仲明等人又攻破黄县,明廷急令谢琏为副都御使巡抚登莱,擢参政徐从治为山东巡抚,让徐从治驻守莱州城,以防备孔有德部西进。 崇祯五年二月,孔有德部率军围攻莱州,徐从治与谢琏拼死抵抗,同时向朝廷求援。但自北京南下的总兵刘同柱,虽抵山东境内,却迟迟不敢到莱州解围,大学士周延儒与兵部主事张国臣等又提议招抚,张国臣等也自愿到阵前招抚孔有德等人。明主力部队的迟疑不前和主抚派的活动,更加助长了孔有德等人的气焰,他广招原部下,驻守皮岛的明将陈友德等3000人,也加入到叛乱的行列。叛军更是全力攻打莱州城。对于明朝一些官员的招抚行为,坚守莱州的徐从治、谢琏等人坚决反对。 在徐从治、谢琏和莱州知府朱万年等的带领下,守卫莱州的军民“备刍粮,设守具,据敌数月”。在叛军的重重包围之中,尽管城中已到弹尽粮绝的地步,仍拒不开城投降。而明总兵邓圮、王洪已率川兵万人自昌邑来援,距莱州仅40里,却接到命令驻足不前,指望招抚成功。孔有德见状,拼命攻城,巡抚徐从治亲上城楼,被叛军炮火击中,重伤而死。他的死更激发了莱州军民守城的决心,“莱人感其义,卒坚守不下”。 背明投金 崇祯五年七月,莱州被围已有4个月之久,但明政府的一些官员却并不急于解莱州之围,而是一直采用招抚的手段对待孔有德。由于莱州城防坚固,叛军一时也难以得手。孔有德见攻莱州不下,就又施展诡计,给总督刘宇烈写信,表示愿受抚归降,但要面见谢琏谈判。刘宇烈派推官屈宜阳入莱州城,谢琏信以为真,先让知府朱万年出南门面见孔有德,孔有德告诉朱万年,表示愿意投诚。朱万年回城将情况告知谢琏,谢琏与朱万年及翟、刘两个派来监军的宦官出城与孔有德见面,宣读朝廷让他投降的诏书。孔有德早有准备,立即让部下将4人捉住,乘城门大开,急令攻城。朱万年见势危急,大喊关闭城门,被孔有德杀死。明军紧急关闭城门,孔有德破城计谋未能得逞。 谢琏被俘后,明政府招抚不成,遂急令各路援军向孔有德进攻。孔有德见情势不妙,撤回登州城,明总兵吴襄率军克招远、黄县,莱州之围方解。同年九月,明军将孔有德叛军围于登州城中。十月,明军开始攻城,战斗进行得十分激烈,明副总兵丁思侯、裨将程仲文、祖邦楼在攻城中战死,叛军主要将领李九成也被明军炮火击毙。孔有德见登州难保,于崇祯六年二月十三日率叛军近万人突围,弃城登船而逃。驻守在旅顺、长山、鹿岛的明总兵黄龙,预计孔有德兵败后必经长山、旅顺而投奔后金,早已严阵以待,周文郁等也穷追不舍。孔有德部在旅顺一带登陆后,黄龙率兵伏击,擒获孔有德部将毛有顺、毛承福等人,大败叛军。孔有德、耿仲明等率余部逃到盖州,转投后金,上书乞降曰: 为直陈衷曲,以图大事:照得朱朝至今,主幼臣奸,边事日坏,非一日矣。兵士鼓噪,触处皆然,非但本帅为此也。前奉部调西援,钱粮缺乏,兼沿途闭门罢市,日不得食,夜不得宿,忍气吞声。行至吴桥,又因恶官把持,以致众兵奋激起义。遂破新城、破登州,随收服各州县。去年已有三次书札,全未见复,始知俱被黄龙在旅顺所截夺。继因援兵四集,围困半载,彼但深沟高垒,不与我交战。彼兵日多,我兵粮少,只得弃登州而驾舟师,原欲首取旅顺为根本,与汗连合一处,谁知飓风大作,飘至广鹿岛。本帅即乘机收服广鹿、长山、石城诸岛,若论大海,何往不利?要之终非结局。久仰明汗网罗海内英豪,有尧、舜、汤、武之胸襟,无片甲只矢者,尚欲投汗以展胸中之伟抱;何况本帅现有甲兵数万,轻舟百余,大炮火器俱全。有此武备,更与明汗同心协力,水陆并进,势如破竹,天下又谁敢与汗为敌?此出于一片真热心肠,确实如此。汗如听从,大事立就,朱朝之天下转瞬即汗之天下。是时明汗授我何职,封我何地,乃本帅之愿也。特差副将刘承祖、曹绍中为先客,汗速乘此机会,成其大事,即天赐汗之福,亦本帅之幸也!若汗不信,可差人前看其虚实如何。本帅不往别地,独向汗者,以汗之高明,他日为成大事,故效古人弃暗投明也,希详察之。 崇祯六年四月,他们率叛军及家眷10000多人在鸭绿江口与济尔哈朗、阿济格、杜度率领的后金兵会合,被要求剃发,登莱之乱遂告结束。 由于孔有德带来了后金急需的舰队、红夷大炮及匠人,所以皇太极对他们的投降极为重视,亲率诸贝勒出盛京十里迎接,并使用女真人最隆重的“抱见礼”相待,仍以他为都元帅,安置东京,自成一军,称“天佑兵”,给予特殊待遇,随后便引后金兵攻占黄龙所在之旅顺。崇祯九年大清帝国成立之际,孔有德受封恭顺王,并且作为汉官代表劝进。同年冬,孔有德等三顺王充当了清军的急先锋,带领6千清军攻打朝鲜,迫使朝鲜投降清朝,使明朝失去了可靠的邻国和在东面牵制清军南下的重要力量。在以后清朝对明战争中,孔有德也大多参与其中,立下汗马功劳。 攻打南明 顺治元年,清军入关后,孔有德随多铎追剿李自成及南明武装力量,镇压了江南各地的抗清斗争。凯旋后还驻辽阳。 顺治三年授平南大将军,进攻南明永历政权,从此孔有德开始单独统兵。他占领了湖南地区,但在桂林被瞿式耜等打败。顺治五年六月至武昌候旨换防,其间金声桓、李成栋反清,各地清军向孔有德求救,孔有德却不发一兵一卒。孔有德班师回京后,南方局势趋于稳定,清廷又打算调三顺王南征,起初决定以孔有德守福建,尚可喜平广西,但尚可喜认为广西地处偏僻,情况复杂,有意推辞,这时孔有德“毅然以粤西为请”,于是清廷予以批准,改封他为定南王,率军二万出征广西,并携家镇守。 顺治七年十一月,孔有德率清军破桂林,俘虏南明重臣张同敞、瞿式耜及靖江王朱亨歅等,孔有德住进了靖江王府,改为定南王府。起初孔有德对待他们如座上宾,后因截获瞿式耜暗约焦琏攻城的密檄,便将瞿、张二人处死于桂林风洞山仙鹤岭下,靖江王朱亨歅则在西门外民房中被缢死。 身死桂林 孔有德在随后一年时间中几乎占领了广西全境,但表面风光的背后却是强弩之末。顺治九年,西宁王李定国率东路军收复湖 南大部,并南下广西,直趋桂林。六月,清定南王孔有德亲自率军前往兴安县严关,扼险拒守,明军以象阵大破清军,取得严关之战的胜利。孔有德狼狈奔回桂林,下令紧闭城门,惶惶不可终日。李定国乘胜追至桂林,将城包围。七月初四,明军登云梯攻城,孔有德额头已中一箭,他自知走投无路,便令其妻妾上吊自杀(一说被孔有德拔剑杀死),自己在王府纵火,北向再拜,自刎而死。其子孔廷训逃跑过程中被明军俘获,仅有一女孔四贞逃脱。 顺治帝听说孔有德死讯后,赐谥号武壮,两年后孔四贞奉其父遗骸还京,顺治帝命三品以上大臣郊迎,给予厚葬。孔有德之子孔廷训在顺治十五年被李定国下令处斩,孔有德绝嗣,女儿孔四贞则被孝庄太后收为养女。孔有德的女儿 孔四贞,孔有德之女。李定国奇袭广西,攻破桂林,孔有德自尽,其家一百二十余口悉数被杀,只有孔四贞逃往北京,被孝庄太后收为养女,封和硕格格。孔四贞待在昆明八年,直到“三藩之乱”被平定后,才辗转返回京师,晚景凄凉。传说死后葬在今北京公主坟,该地乃因此得名。但已经考证此说不实。孔有德是孔子后代吗 孔有德自称为孔子后裔,但南明大臣张同敞指斥孔有德自称孔子后裔是对孔子的侮辱,孔氏族人则在孔有德试图拜谒孔庙孔林时关闭大门禁止其进入,并呵斥孔有德是冒称孔子后裔,《孔子世家谱》也没有将其收入。孔有德为什么叛变 一开始的时候孔有德与自己的兄长孔有性和耿仲明、耿仲裕兄弟一起投奔了明朝的辽东纵兵、左都督毛文龙,但是这支军队军纪很坏,不听指挥,并且危害地方,所以1628年袁崇焕处死了毛文龙。 毛文龙被处死之后其旧部发生了兵变,于是总兵黄龙赶去镇压,后来孔有德和耿仲明不服黄龙的管辖,于是投奔了登莱巡抚孙元化,1631年八月,祖大寿被清军围困在大凌河,孙元化下令让孔有德带领八百骑兵前去救援,但是孔有德抵达登州吴桥的时候军人因为给养不足发生了哗变,孔有德于是自封为元帅,走上了叛离明朝的道路,史称孔有德叛乱。 1632年一月,孔有德围困了登州城,而孙元化认为可以招降孔有德,所以疏于防范,孔有德让三百士兵假装前去投降,与在登州城内的耿仲明密谋策划,采取里应外合的方式攻占了登州城。活捉了孙元化、宋光兰、王梅等官员。总兵张可大杀死妻妾后自尽于太平楼。孙元化逃回天津,被明政府处死,孔有德、耿仲明等人又攻破黄县,并且在1632年二月围困了莱州城,但是明政府认为可以招降孔有德,一味的对孔有德进行招抚,但是孔有德不听明政府的招降,攻城更加的猛烈,后来还诈降抓住了谢链等官员。明军见招降措施不奏效,于是对孔有德叛军展开了攻势,孔有德很快不敌,于是退守登州,但是登州很快也失守,孔有德带领着一万多人突围而出,乘船向辽东半岛去了,而辽东半岛之上的明朝军队也正在严阵以待想要消灭孔有德,但是明军并没有将孔有德完全消灭掉,孔有德上岸之后去了盖州,后来在1633年四月投降了清朝。历史评价 皇太极:都元帅远道从戎,良亦劳苦。行间诸事,实获朕心。招抚山民,尤大有裨益。不谓劳顿之身,又遭衔橛之失。伫闻痊可,用慰朕怀。 屈大均:崇祯间有三叛臣,其首恶为孔有德。 永珹:皮岛才初展,吴桥计渐穷。天教投上国,时至树宏功。缔造膺皇眷,招徕锡命隆。师仍提旧部,衔独授元戎。袍解丰貂暖,筵张秘殿融。直将心腹待,应竭股肱忠。兵特称天祐,恩尤出圣衷。鼓鼙劳乍效,银币赉何丰。国号承基大,宗王拜爵同。威扬平壤外,声震塞垣中。降将开山海,偏师佐邓冯。贼氛旋拉朽,明业已飘蓬。定鼎邀殊赏,为屏冠上公。自兹频讨乱,所向辄横空。捷屡驰吴楚,铭兼勒华嵩。定南封更晋,攘外奖宜崇。疆圉偏多事,千城合鞠躬。蛮方琛未献,粤徼道宜通。远统貔貅往,亲蒙矢石攻。桂林除跋扈,梧野起疲癃。反侧行看尽,功名惜未终。潢池妖复炽,萑泽孽潜讧。大师成孤注,危城倚上穹。来援音杳杳,出战势怱怱。冠裂肝俱碎,袍沾血尽红。肯将身落贼,争觉气如虹。素帛全遗体,丹忱报亶聪。盟无惭带砺,军竟化沙虫。马革酬专阃,牛眠敕考工。烈名标武壮,旷典荷帡幪。 赵尔巽:有德、仲明,毛文龙部曲;可喜,东江偏将;志祥又文龙部曲之馀也。文龙不死,诸人者非明边将之良欤?大寿大凌河既败,锦州复守,相持至十年。明兵能力援,残疆可尽守也。太宗抚有德等,恩纪周至,终收绩效。其於大寿,不惟不加罪,并谓其“能久守者,读书明理之效”。推诚以得人,节善以励众,其诸为兴王之度也欤!

明朝人物

图片 1

你准备先看哪篇热文:明朝那些事儿讲的历史是真的吗| 慕容复要恢复的大燕国有多奇葩|极简中国游牧民族史|古代一两银子值多少钱|国外历史书吹水的现象很严重|我们为什么要放弃永生

本名:孔有德

历史上的一次兵变。崇祯三年一月,孙元化随孙承宗镇守山海关,三月加山东按察副使,五月升登、莱二州巡抚。此前,前督师袁崇焕杀平辽总兵官毛文龙,不久刘兴治等人又发动兵变,杀陈继盛。

图片 2

字号:瑞图

简介

有人说,没有这六大汉奸,满清就不可能入主中原,他们是:耿仲明、尚可喜、洪承畴、祖大寿、吴三桂、孔有德。

所处时代:明末清初

崇祯三年一月,孙元化随孙承宗镇守山海关,三月加山东按察副使,五月升登、莱二州巡抚。后袁崇焕杀毛文龙,于皮岛的毛文龙旧将哗变,孙元化接收了皮岛的叛将孔有德、耿仲明、李九成、李应元诸将。孔有德被任命为骑兵参将,耿仲明则被派往登州要塞。

其中被“誉”为“明末首恶”的,既不是大名鼎鼎的吴三桂,也不是洪承畴、祖大寿,而是名气大大小于他们的孔有德。

民族族群:汉人

崇祯四年八月,皇太极率清兵攻大淩河城,祖大寿受困城内。孙元化急令孔有德以八百骑赶赴前线增援,然登州辽东兵与山东兵素不和,孔有德抵达吴桥时,因遇大雨春雪,部队给养不足,又部队行抵吴桥时,与山东人屡有摩擦,县人皆闭门罢市。有一士兵强取山东望族王象春家仆一鸡,该丁被“穿箭游营”。于是士兵击杀该家仆,事后象春之子不肯罢休,要求查明真相,李九成把孙元化给的市马钱花尽,恐遭非议,于是抢劫哗变。

今天要讲的,就是这个孔有德。

出生地:辽东盖州卫

孔有德受李九成、李应元父子的煽动,在吴桥发动叛变,在山东境内连陷数城,黄龙遭叛兵割去耳鼻,史称“吴桥兵变”。广东道御史宋贤上疏抨击山东巡抚余大成、孙元化:“登莱抚臣孙元化侵饷纵兵,贪秽已极。其所辖士卒,数月间一逞于江东,则劓截主将;再逞于济南,则攻陷城池,皆法之所不赦者。”,广西道试御史萧奕辅指责孙元化放任孔有德,又说张焘“卸罪于波涛,借词于风汛”。

图片 3

去世时间:1652年

后孔有德倒戈杀回山东半岛,连陷临邑、陵县、商河、青城诸城,率兵直趋登州。孙元化急令张焘率辽兵守登州城外,遗总兵官张可大发兵抗击,以两路成合击之势。但张焘部与孔有德旧职,张焘的兵卒随即投入孔有德行列,而张可大部自是大败。与孔有德是旧交的登州中军耿仲明、陈光福等人,立即举火开门,崇祯五年一月登州便告失陷,掳获了旧兵六千人、援兵千人、马三千匹、饷银十万两、红夷大炮二十馀位,西洋炮三百位。总兵张可大斩杀其妾陈氏后,上吊自尽,孙元化自杀未成[1] ,不向叛军妥协,城中葡萄牙人有西劳经、鲁未略、拂朗亚兰达、方斯谷、额弘略、恭撒彔、安尼、阿弥额尔、萨琮、安多、兀若望、伯多彔等12人死亡,15人重伤。孔有德念旧,五年二月将元化和宋光兰、王徵、张焘等人放还。孙元化与余大成、张焘回到京师,为政敌陕西道试御史余应桂、兵科给事中李梦辰所陷害,元化送镇抚司,狱中遭到酷刑,“手受刑五次,加掠二百馀”。首辅周延儒欲免元化死罪,求救于徐光启,终无法挽回。崇祯五年七月二十三日孙元化与张焘同被处死。宋光兰和王徵、余大成充军。

孔有德画像

封爵:定南王

崇祯五年八月孔有德兵败于沙河的祖大弼、张韬等关外兵,莱州之围遂解。六年四月,孔有德、耿仲明从镇江堡降后金,降书曰:“本帅现有甲兵数万,轻舟百馀,大炮、火器俱全。有此武器,更与明汗同心协力,水陆并进,势如破竹,天下又谁敢与汗为敌乎?”皇太极出郊十里迎接,日后成为大清南下横扫千里的大军。

展开剩余94%

官职:平南大将军

过程

01

谥号:武装

崇祯四年八月,皇太极率清兵攻大凌河城,祖大寿受困城内。孙元化急令孔有德以本部由海路抄袭建州叛军后路——耀州。但遇到风浪,未能成功。孙元化大怒,复令孔领八百骑由陆路赶赴前线增援。然登州辽东兵与山东兵素不和,孔有德抵达吴桥时,因遇大雨春雪,部队给养不足,又部队行抵吴桥时,与山东人屡有摩擦,县人皆闭门罢市。有一士兵强取身为山东望族,东林党干将的王象春之家仆一鸡,该丁被“穿箭游营”。于是士兵击杀该家仆,事后象春之子不肯罢休,要求查明真相。此时,把孙元化给的市马钱花尽的李九成正好归来,恐遭非议,于是乘机煽动众人抢劫哗变。

话说这个孔有德,逢人便自称孔子后裔,但却没人承认,更是遭到南明大臣张同敞指斥:你自称孔子后裔,是对孔子的侮辱!

原籍:山东

孔有德受李九成、李应元父子的煽动,在吴桥发动叛变,在山东境内连陷数城,史称“吴桥兵变”。而此前不久皮岛的东江军也发生兵变,本来就与他们不睦的东江总兵黄龙遭叛兵割去耳鼻,幸得素与孔有德的不和的东江军尚可义等部救援方得免。于是广东道御史宋贤上疏抨击巡抚余大成、孙元化:“登莱抚臣孙元化侵饷纵兵,贪秽已极。其所辖士卒,数月间一逞于江东,则劓截主将;再逞于济南,则攻陷城池,皆法之所不赦者。”广西道试御史萧奕辅指责孙元化放任孔有德,又说张焘“卸罪于波涛,借词于风汛”。朝中布满指责孙元化,潜攻东林出身之大学士周延儒和废止东江、登州两镇的声音;另一面,朝中东林分子和支持孙元化的一派,则心存侥幸,主张招抚叛军。日后朝廷举棋不定,几乎放任山东糜烂的局面,与朝中此种内斗不无联系。

不承认孔有德为孔子后裔的,还有他同姓人,当他试图拜谒孔庙孔林时,孔氏族人干脆把大门一关,不放他进去,并质问他为何要冒称孔子后裔——《皇明四朝成仁录·卷四·西宁死事传》:

旗籍:汉军正红旗

叛乱后,孔有德遂倒戈杀回山东半岛,连陷临邑、陵县、商河、青城诸城,率兵直趋登州。其间,山东巡抚余大可托疾数日不能出,等到实在不得已了,才派遣中军沈廷谕、参将陶廷鑨率数千人往御叛军于阮城店,但山东兵不堪一击,“皆败而走”。大成惊恐万分,于是一下子变成了“主抚派”,极力避免交战。

崇祯间有三叛臣,其首恶为孔有德,以先降得为稗王,国变后道经曲阜,欲入谒先圣庙林,孔氏宗人阖门弗纳,且叱其冒称圣裔。

孔有德人物生平

与此同时,与孔有德交好的东江镇旅顺副将陈有时和广鹿岛副将毛承禄也起兵响应,该部一举发展为七八千人的大军,一度割据半个东江镇,企图与山东叛军南北呼应,一举建立一个辽东武人自己的国家。总兵黄龙一时间居然只剩下皮岛单基地和几个游击在苦苦支撑,“急遣尚可喜、金声桓等抚定诸岛,而躬巡其地,慰商民,诛叛党,纵火焚其舟”。陈有时、毛承禄不能抵挡,败走登州与叛军主力回合,留下部下高成友防守旅顺,以阻断断关宁、天津两镇来的援军,为叛军赢取时间。黄龙调动游击李维鸾偕尚可喜等击破,立即移军驻扎其地,援军才得通畅。此后,黄龙遂率本军经营该堡,主持北线平叛战局,直到次年七月败亡。而留东路于副将沈世魁等毛帅“外戚”。

或许他真是孔子后裔,但因卖身求荣而给族人丢了大脸,所以族人不承认他是孔子后人了。

(历史 早年经历

叛军逼近登州,孙元化急令总兵官张焘率辽兵守登州城外,遗总兵官张可大发兵抗击,以两路成合击之势。但张焘与孔有德是老战友,开始交战后其兵卒随即投入孔有德行列,而张可大部自是大败。与孔有德是旧交的登州中军耿仲明、陈光福等人,立即举火开门,崇祯五年正月登州便告失陷,掳获了旧兵六千人、援兵千人、马三千匹、饷银十万两、红夷大炮二十余位,西洋炮三百位。总兵张可大斩杀其妾陈氏后,上吊自尽,孙元化自杀未成,不向叛军妥协,拒绝称王(时孔有德自称都元帅,封手下为总兵等职务,似有自开一国的打算)。城中葡萄牙军事教官有西劳经、鲁未略、拂朗亚兰达、方斯谷、额弘略、恭撒录、安尼、阿弥额尔、萨琮、安多、兀若望、伯多录等12人死亡,15人重伤。孔有德念旧,五年二月将元化和宋光兰、王征、张焘等人放还。孙元化与余大成、张焘回到京师,为政敌陕西道试御史余应桂、兵科给事中李梦辰所举发,诏送镇抚司,狱中遭到酷刑,“手受刑五次,加掠二百余”。首辅周延儒欲免元化死罪,求救于徐光启,终无法挽回。

既然是“孔子的后裔”,好歹应该有点文化吧,孔有德却斗大的字不识一箩筐,而且还是矿工出身。

孔有德是铁岭矿工出身,其父在铁岭领导反建州政权起义失败后流亡辽东各地,曾在广宁军任游击。

崇祯五年七月二十三日孙元化与张焘同被处死。宋光兰和王征、余大成充军。

这人虽然是个文盲,但却“长于弓马”,练了一身好武艺,并于1621年后金军占领辽沈后,与其兄孔有性投奔了明将毛文龙,打仗的时候也很勇敢,常常第一个冲在前面,“骁勇善斗,临阵先登,为诸将冠”,很快升为参将。

天启元年,后金占领辽阳后,同其兄孔有性及耿仲明,耿仲裕兄弟,经后金南四卫总兵官刘爱塔的暗中遣送,投奔东江毛文龙,与耿仲明,尚可喜被称为“山东三叛徒”。

叛军攻克登州后,一边搜罗第二次东江兵变后逃离东江镇的乱卒,以扩充实力,一面转而围攻另一要塞莱州。正月二十八,官军集中山东、保定、天津诸镇在登莱的数万兵力野战,结果一战大败,几乎形成第二个“萨尔浒”。溃军败回莱州者仅有数百人,山东巡抚徐从治,莱州知府朱万年只好笼城死战。叛军也一时难以攻克。但来援的总督刘宇烈、总兵吴安邦等人都是托大之辈,被叛军连连击溃。黄龙派辽将孙应龙来援救,孙应龙也中计覆灭,一时局势糜烂。四月十六日,徐从治中炮战死。因为东林分子们一意主抚,外线将领们又畏惧东江强兵,也以招抚为名不敢决战,遂多次为叛军利用。崇祯五年七夕,继任巡抚谢琏与朱万成又被诈降军所挟持,总兵杨御蕃发炮,朱万成等殉难。

毛文龙很喜欢他,还把他收为养孙,并赐名“永诗”,孔有德这个文盲,便有了一个文绉绉的别名:毛永诗。

万历四十七年萨尔浒战役以后,清政权在东北迅速崛起,到崇祯年间(1628—1644年),已基本上控制了东北地区,并伺机入关,山东半岛已成为明朝防御清军渡海南下的前线。

崇祯五年八月,明廷终于决心集中大兵进剿,以浙人朱大典接任山东巡抚,太监高起潜监军,领关宁军5000人等诸军共计三万多人围剿叛军。孔有德由于几战告捷,过于自负,结果在沙河遭到辽东骑兵袭击遭到惨败,损失半数部队,大将陈有时战死。丧失了机动部队的叛军不得不退守根据地登州。杨御蕃由于对东江军恐惧万分,居然还一时不敢开城迎入援军,以至拖延了不少时间。直到太监赶来传令,杨御蕃才敢相信。莱州于是解围,此时已被包围200余日。接着官军进围登州,同样百日不克。

毛文龙的根据地,位于辽东沿海的金州和朝鲜的皮岛一带,他利用这个根据地,多次袭击后金的后方,给后金造成了不小的威胁,在与后金的战争中立下不少战功。

孔有德是原明朝辽东总兵、左都督毛文龙的部下。

后叛军都元帅李九成战死。叛军军心逐渐混乱,因此放弃登州,一万二千多叛军乘战舰百余艘出海,企图割据建国。但黄龙遣副将龚正祥率舟师四千邀之庙岛。不料飓风破舟,官军失败,龚正祥也被俘。后居登州,谋为内应,事露被杀。这样,叛军第一次突围失败。

但这人的缺点比优点还多,“为人骄恣,恃功自傲,所上事多浮夸”,不但索饷过多,还冒领军饷。

吴桥兵变

二月,叛军第二次突围,但遭到黄龙所率领的李维鸾、尚可喜等人的东江军的拦截打击,叛军大败,李九成之子李应元被斩杀,毛承禄、苏有功、陈光福、高志祥等十六人被俘,后被扭送北京正法,传首九边。东江官军获首级一千有奇,夺还妇女无算。孔有德狼狈弃船登陆,残部方得逃脱,泊鸭绿江。但东路东江军亦不纳。

他率领的这支军队更是军纪败坏,虽然战斗力惊人,却更像是一群土匪,还不听明朝政府指挥,明政府深为忧虑。

自天启年间到崇祯初年,毛文龙部以辽东沿海金州、朝鲜皮岛一带为根据地,屡次袭击清的后方,给清军造成了威胁。然而这支部队军纪败坏,不听明朝政府指挥,冒领军饷,骚扰地方,引起明政府的忧虑。

崇祯六年四月,走投无路的孔有德、耿仲明从镇江堡降后金,降书曰:“本帅现有甲兵数万,轻舟百余,大炮、火器俱全。有此武器,更与明汗同心协力,水陆并进,势如破竹,天下又谁敢与汗为敌乎?”皇太极出郊十里迎接,日后成为满洲南下横扫千里的大军。

图片 4

崇祯元年,袁崇焕督师辽东,借机处死毛文龙,其旧部由副将陈继盛统辖,不久,参将刘兴治在皮岛叛乱,杀陈继盛等十余人,总兵黄龙随即赴皮岛镇压。

当年七月,孔有德等探知尚可喜等已去广鹿岛就职,另有一部东江军在外,而东路东江又忙自我经营,黄龙守备的基地旅顺十分空虚,于是遂引建州来袭。黄龙数战皆败,火药矢石俱尽,知不能脱,自刭死。李惟鸾及诸将项祚临、樊化龙、张大禄、尚可义俱死之。孔有德报了一箭之仇,也开始了他的汉奸生涯。

崇祯元年,为了避免毛文龙日后成为祸害,督师辽东的袁崇焕借机杀了他。

崇祯六年,孔有德、耿仲明不服黄龙统辖,率部来投登莱巡抚孙元化。

影响

02

崇祯四年八月,皇太极率清兵攻大凌河城,祖大寿受困城内。孙元化急令孔有德以八百骑赶赴前线增援,然登州辽东兵与山东兵素不和,孔有德抵达吴桥时,因遇大雨风雪,部队给养不足,士兵抢劫哗变。孔有德在登州发动吴桥兵变,自号都元帅,孙元化忠于朝廷不愿称王,孔有德放他逃离登州。

此乱平定后,部分皮岛旧将又与新任东江总兵黄龙发生矛盾,东江军内部分裂,许多人先后离开辽东。孙元化接收了在上述多次动乱中陆续离开辽东的孔有德、耿仲明、李九成、李应元诸将。孔有德被任命为参将,耿仲明则被派往登州要塞任游击。

不料杀了毛文龙,“逼”反了孔有德。

登莱之乱

评论

作为对孔有德有知遇之恩的上司和干爷爷,毛文龙在孔有德心目中,比真的爷爷还爷爷,任何人也碰不得!

崇祯五年一月,孔有德部东进围登州,登州告急,而在此防守的孙元化仍相信自己能招抚孔有德,疏于防范。孔有德乘机让部下300余人诈降,混入登州城,与在城里的耿仲明等密谋策划,并趁夜间人们熟睡之时,里外夹攻,占领了登州城,活捉了孙元化及明守备宋光兰、分巡道王梅等官员。总兵张可大坚守水城数日,终因寡不敌众,水城陷落,张可大杀死妻妾后自尽于太平楼。孙元化不久逃回天津,被明政府处死,余大成也被罢免。不久以后,孔有德、耿仲明等人又攻破黄县,明廷急令谢琏为副都御使巡抚登莱,擢参政徐从治为山东巡抚,让徐从治驻守莱州城,以防备孔有德部西进。

此战虽然以明军胜利告终,似乎是与平定奢安之乱的胜利一起给明军挽回了一点面子,振奋了一点军民士气。但登莱局势彻底糜烂,山东腹地也遭到蹂躏。明廷丧失兵力数万人,良将十多员,战舰、大炮、粮钱无算。从此登莱荒芜,东江动摇,海上牵制不再被提起,战略进攻更是无人问津。这恐怕是比洪太等人得到大炮更危险的事情。

何况在他看来,这个爷爷没有任何过错,属于“无罪横受屠酷”,有人这么搞,实在令人寒心。

崇祯五年二月,孔有德部率军围攻莱州,徐从治与谢琏拼死抵抗,同时向朝廷求援。但自北京南下的总兵刘同柱,虽抵山东境内,却迟迟不敢到莱州解围,大学士周延儒与兵部主事张国臣等又提议招抚,张国臣等也自愿到阵前招抚孔有德等人。明主力部队的迟疑不前和主抚派的活动,更加助长了孔有德等人的气焰,他广招原部下,驻守皮岛的明将陈友德等3000人,也加入到叛乱的行列。叛军更是全力攻打莱州城。对于明朝一些官员的招抚行为,坚守莱州的徐从治、谢琏等人坚决反对。

郁闷了一段时间,孔有德便投奔了登莱巡抚孙元化。

在徐从治、谢琏和莱州知府朱万年等的带领下,守卫莱州的军民“备刍粮,设守具,据敌数月”。在叛军的重重包围之中,尽管城中已到弹尽粮绝的地步,仍拒不开城投降。而明总兵邓圮、王洪已率川兵万人自昌邑来援,距莱州仅40里,却接到命令驻足不前,指望招抚成功。孔有德见状,拼命攻城,巡抚徐从治亲上城楼,被叛军炮火击中,重伤而死。他的死更激发了莱州军民守城的决心,“莱人感其义,卒坚守不下”。

孙元化是上海川沙县高桥镇人,大科学家徐光启的学生,跟徐学习西洋火器法,是当时著名的火炮专家,后经孙承宗推荐为兵部司务,负责制造火炮,崇祯初升为职方郎中,崇祯三年任登莱巡抚。

背明投清

投奔孙元化的第二年,孔有德就发动了兵变。

崇祯五年七月,莱州被围已有4个月之久,而明政府的一些官员却并不急于解莱州之围,而是一直采用招抚的手段对待孔有德。由于莱州城防坚固,叛军一时也难以得手。孔有德见攻莱州不下,就又施展诡计,给总督刘守烈写信,表示愿受抚归降,但要面见谢琏谈判。刘守烈派推官屈宜阳入莱州城,谢琏信以为真,先让知府朱万年出南门面见孔有德,孔有德告诉朱万年,表示愿意投诚。朱万年回城将情况告知谢琏,谢琏与朱万年及翟、刘两个派来监军的宦官出城与孔有德见面,宣读朝廷让他投降的诏书。孔有德早有准备,立即让部下将4人捉住,乘城门大开,急令攻城。朱万年见势危急,大喊关闭城门,被孔有德杀死。明军紧急关闭城门,孔有德破城计谋未能得逞。

据《清史稿》,崇祯四年八月,大凌河城遭皇太极围攻,驻守城内的祖大寿告急,孙元化派孔有德率军救援。

以上内容由整理发布,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孔有德是从海上去的,却在辽河口遭遇飓风,被迫折返。

海上去不了,那就从陆上去吧,而且这一次是兵部的命令。

当时已是十一月底,天寒地冻,滴水成冰。部队来到一个叫吴桥的地方,突然风雪交加,因给养不足,士兵缺吃少穿,偷了乡绅王象春家一只鸡一条狗,煮来吃了。

图片 5

话说这个王象春,曾经当过南京吏部考功司郎中,其兄王象乾曾经两任兵部尚书,家族中不少人都是当大官的。

这样的人家若是不肯通融,谁也得罪不起。

王象春的儿子,就是一个不肯通融的人,虽然一只鸡一条狗,对他们家来说九牛一毛都算不上,但在他看来,这是对他家的欺辱,所以,他毫不犹豫地向孔有德告了状,要求后者查明真相。

势力如此强大的家族,孔有德同样惹不起,再说士兵犯了军纪,本来也该处罚,查出偷鸡摸狗的士兵后,他命人将其捆起来,施以“贯耳游营”之刑。

所谓“贯耳游营”,就是用箭穿过两只耳朵,在军营里游街。

03

这样的处罚,无疑犯了众怒,士兵们一把火烧了王家庄园,王象春儿子逃跑。

巧的是,之前被孙元化派往塞上买马的李九成,花光了银子却没买来马。

害怕被追责的李九成,与儿子李应元商议说“反亦死,不反亦死,不如一逞”。

李九成父子俩一鼓动,孔有德答应造反,发动“吴桥兵变”。

图片 6

“吴桥兵变”后,孔有德自号都元帅,回军登州,过程中占了临邑、陵县、商河、青城等数城。

孔有德叛变,倒霉的却是孙元化,广东道御史宋贤上疏,把他抹得黢黑:

登莱抚臣孙元化侵饷纵兵,贪秽已极。其所辖士卒,数月间一逞于江东,则劓截主将;再逞于济南,则攻陷城池,皆法之所不赦者。

广西道萧奕辅,更是胡说什么孔有德之所以有今天,完全是孙元化放任的结果。

孔有德发动兵变后回军登州,急坏了忠于朝廷的孙元化,他急令张焘率兵驻守登州城外,同时令登莱总兵张可大率军攻击,形成对孔有德叛军两路合击之势。

与孔有德是老相识的张焘,反而投了孔有德。

崇祯五年一月,登州落入孔有德手中,总兵张大可杀掉其妾陈氏后自缢而亡,孙元化自杀未成,被俘后放归,后遭首辅温体仁等人诬陷冤杀。

崇祯六年四月,孔有德与耿仲明率叛军及家眷一万多人,他临鸭绿江出海口的镇江堡投降后金。

他给皇太极的降书,写得那时相当地有诱惑力:

“……久仰明汗(孔有德对皇太极的“尊称”)网罗海内英豪,有尧、舜、汤、武之胸襟,无片甲只矢者,尚欲投汗以展胸中之伟抱;何况本帅现有甲兵数万,轻舟百余,大炮火器俱全。有此武备,更与明汗同心协力,水陆并进,势如破竹,天下又谁敢与汗为敌?此出于一片真热心肠,确实如此。汗如听从,大事立就,朱朝之天下转瞬即汗之天下。是时明汗授我何职,封我何地,乃本帅之愿也。特差副将刘承祖、曹绍中为先客,汗速乘此机会,成其大事,即天赐汗之福,亦本帅之幸也!若汗不信,可差人前看其虚实如何。本帅不往别地,独向汗者,以汗之高明,他日为成大事,故效古人弃暗投明也,希详察之。”

孔有德的到来,对皇太极来说无异于天上掉下来一块大肥肉,因为他带来了后金急需的舰队、红夷大炮和匠人,所以皇太极极为重视,亲率诸贝勒出盛京十里迎接,并待以女真人最隆重的“抱见礼”,还让其自成一军,管他的部队叫“天佑兵”。

图片 7

皇太极画像

投降后金没多久,获得特殊待遇的孔有德,便引后金军攻占了旅顺。

04

崇祯九年,清朝成立后,孔有德被封为恭顺王。

按规矩,在清朝,汉族是不能封王的,但孔有德和另外四个原为明朝大将、后来降清的汉人,却打破了这个规矩,他们分别是吴三桂、孔有德(恭顺王,后改为定南王)、尚可喜(智顺王,后改为平南王)、耿仲明(怀顺王,后改为靖南王)、孙可望。

能够破例封王,可见这几个汉奸,对满清的贡献有多大。

尤其是孔有德,被封王的当年冬,就与其他两顺王(智顺王尚可喜、怀顺王耿仲明),做了清军的急先锋,率军攻打朝鲜,并迫使朝鲜投降清朝。

朝鲜被迫投降清朝,给明朝带来两大严重后果,一是使明朝失去了可靠的邻国,二是使明朝失去了在东面牵制清军南下的重要力量。

东面清军失去牵制后,从此可以放心大胆地南下。

据《清史稿》,被封王后,孔有德变本加厉地替主子卖命,之后清朝的对明战争,他都是积极参与,身先士卒,冲锋陷阵,为满清立下奇功。

尤其令人发指的是,对待明朝,孔有德的手段不是一般的毒辣,动辄屠城屠杀,毫不手软,这也是明末清初著名学者、史学家屈大均,为何指其为“首恶”的主要原因——崇祯间有三叛臣,其首恶为孔有德。

孔有德之恶,甚至超过了引清军入关的吴三桂,超过了为满清“运筹策划,经略四方”的前明大学士洪承畴。

孔有德之恶,还在于明朝灭亡后,他对南明永历政权也不放过,顺治三年被授平南大将军、开始单独统兵后,心甘情愿充当清军的急先锋,率军很快占领了湖南。

图片 8

顺治五年,南方局势基本稳定之后,清廷欲令三顺王(恭顺王孔有德、智顺王尚可喜、怀顺王耿仲明)南征。

按照最初的安排,孔有德的任务是守福建,尚可喜的任务是平广西,可是尚可喜觉得广西那旮旯太偏僻,情况太复杂,有点“不敢去”。

孔有德却主动请缨,请求朝廷派他到“最艰苦的地方去”——毅然以粤西为请。

多么好的同志啊,清廷求之不得,改封他为定南王,孔有德率军二万、带上全家老小,到别人不愿去的广西去了。

顺治七年十一月,孔有德就把桂林攻占了,抓了南明重臣张同敞、瞿式耜及靖江王朱亨歅等人,朱亨歅的靖江王府,则成了孔有德的“定南王府”。

对待张同敞、瞿式耜等俘虏,孔有德起初还算客气,后来瞿式耜暗约焦琏攻城的密檄被其截获,孔有德便干脆把瞿式耜和张同敞一起杀了,并在一间民房里,吊死了靖江王朱亨歅。

然而,孔有德用一年时间占领广西全境没多久,就遭到南明西宁王李定国反攻。

顺治九年六月,收复湖南大部后,李定国率军直扑广西桂林,孔有德率军前往兴安县严关扼险拒守,输给了明军的大象阵,而是输得很惨。

孔有德狼狈逃回桂林,被乘胜追击的李定国重重包围。

七月初四,李定国指挥明军开始攻城,额头被射中一箭的孔有德感到大势已去,先是令妻妾上吊自杀,然后一把火把王府点燃,拔剑自杀于府中。

孔有德自杀后,其子孔庭训试图逃跑,没跑出多远就成了明军的俘虏,六年后被处死。

女儿孔四贞还不错,居然顺利地逃到了北京,孝庄太后一感动,把她收为养女,封为和硕格格,成了整个清朝唯一的汉族公主。

图片 9

孔四贞,也成了孔家唯一逃出去的成员。

后来小说家把她的故事改编一下,成了还珠格格原型~

加上大明湖畔的夏雨荷,哈哈哈~

本文由3522vip发布于名人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明末清初将领孔有德简介,吴桥兵变的影响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