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史之乱,史思明大败60万唐军

安史之乱唐“安史之乱”中,安庆绪于至德二年正月,杀死其父,做了“大燕皇帝”。他的军队在与唐军的几次交战中连连失败,长安、洛阳相继被唐军收复。安庆绪于十月逃到河北,以邺郡为根据地,改邺郡为安成府,改元天成。乾元元年九月,朝廷命、等九节度使率军讨伐安庆绪。但却不设主帅,而以宦官鱼朝恩为观军容使。十月,在获嘉大破安庆绪的儿子安太清。安太清走保卫州,安庆绪以邺城7万人马赴卫州帮助安太清,又被郭子仪等打败。安庆绪向求救,允诺把帝位相让。史思明从范阳发兵13万救邺。十二月,史思明夺取魏,作为立身之地。乾元二年正月,史思明在魏州称太圣燕王。二月,郭子仪等九节度使围攻邺城,筑高垒两重,挖壕沟三道,引高平渠水灌城。从冬至春,安庆绪一直困守邺城,等待史思明的救援。由于九节度使没有总帅,各军进退无人协调,加上久攻不下,相互猜疑。史思明率大军从魏州向邺进发,距城25公里扎寨。三月,唐兵将步兵、骑兵共60万陈于安阳河北,史思明以精兵5万与之对抗。唐军见史军人不多,没有在意。李光弼等部与史战于万金驿时,忽然刮起大风,吹沙拔木,天昏地暗,唐军大惊,向南败走,史军也急忙北撤。史思明退到沙河,得知唐军已去,还屯邺城南。安庆绪获得唐军遗弃的粮食六七万石,看到困境已除,想反悔对史思明的承诺,拒史军入城。众将认为不可背弃史王,安庆绪便希望与史歃血为盟,带300骑来到史营。安庆绪自称臣下,说:“臣不堪担当重任,丢失两京,又久陷重围,不料大王以太上皇的故友交情,远道来援,使臣死而复生,无以报德。”史思明震怒道:“弃失两都,有何可言!你为人子,杀父夺位,天地不容。我为太上皇讨贼,岂受你奉承?”随即命左右把安庆绪推出斩首。史思明率军进入邺城,收编安庆绪兵马,留其子史朝义把守相州,自己引兵返回范阳。

问题:安史之乱,郭子仪等九节度使率兵20万,却为何打不过史思明的5万兵马?

回答:

756年李亨登基为帝,757年正月,安禄山被儿子安庆绪所杀,同年9月和10月,唐军先后收复长安洛阳,史思明投降被封归义王,安庆绪从洛阳逃亡邺城,如果继续追杀安庆绪,很快就能平定叛乱,但唐肃宗此时将迎回太上皇李隆基以及巩固自己的权力视为第一要务。图片 1

758年9月唐肃宗命郭子仪、李光弼等九位节度使和一个兵马使率兵20万攻打安庆绪部,10月唐军攻下了卫州,杀死安禄山之子安庆和,安庆绪退到邺城,郭子仪下令围城并且引水灌城,安庆绪率军抵抗,连连损兵折将,无力再战,只好龟缩邺城固守;安庆绪以‘禅让皇位’为条件向归顺朝廷也就半年又叛反的史思明求援,史思明当即便派出人马前去救援,但却只让援军屯扎于滏阳观望,援而不救,遥为声势而已。

唐军这次讨伐安庆绪,可谓举国之兵尽出,如此重大的军事行动、庞杂的军队,必须任命一位功高望著的将军统筹全局、指挥作战,可唐肃宗认为郭子仪和李光弼二人资历相当,功高而震主、朝廷失去掌控,所以唐肃宗没有设置元帅,更要命的是,唐肃宗竟让太监鱼朝恩做为观军容宣慰处置使监督各军,成了实际的“元帅”,让外行领导内行,九大节度使平起平坐,谁也没有资格指挥谁,为后来的惨败埋下巨大隐患。图片 2

唐军围城已长达半年,粮草短缺,前线将士半饥半饱,士气低落,没有统一元帅主事,九路大军各自为政,‘神通大将’李嗣业见诸大将皆观望不战,便独自披坚执锐率部出战,不料出师未捷身先死,李嗣业的意外身亡,官军将士陷入悲痛之中,同时也影响了士气。

史思明毕竟是沙场宿将,他抓住了官军乏粮、骄怠、无帅的症结,他先是派出若干小股游击精骑袭扰官军后方,纵火焚毁粮草輜重,加重官军粮荒,乱其军心;见计谋得逞,史思明便率军逼近邺城,下战书,与郭子仪等约3月初六会战。

唐军以郭子仪的朔方军最为重要,其中胡兵胡将占据很大比例,安禄山叛乱以及随后的史思明再次复叛,让很多人对军队中的胡人有很大负面看法,胡汉矛盾尖锐突出,成为很大隐患。

759年3月初六,唐军与史思明在邺城北边大战。李光弼、王思礼、许叔冀、鲁炅等部先与史思明交战,双方均损失惨重,鲁炅中流矢,未分胜负。图片 3

郭子仪部与史思明交战时,汉将吴思礼一通不信任胡将的言论大大得罪了朔方军中有特殊地位的胡将仆固怀恩,与史思明激战时,仆固怀恩射杀吴思礼,声称吴思礼在战场战死。仆固怀恩的行为,让朔方军内部陷入混乱,郭子仪本人也怀疑仆固怀恩准备叛乱投靠史思明。

就在这节骨眼上,赶巧狂风骤起,霎时间吹沙拔树,天昏地暗,咫尺难辨敌我,酣战中的两军将士皆大为惊恐,吓得转过身子撒腿就逃。官军向南溃退,叛军向北溃逃,各军皆将双方的溃退误以为是己方的败溃,于是九大节度使大多各自率部而遁,结果官军就真的变成了全军大溃逃。

邺城惨败后,鱼朝恩在唐肃宗面前诬陷此战失败全拜郭子仪所赐,郭子仪兵权被夺,直到763年吐蕃入侵时才再次被启用。图片 4

史思明挟‘大胜’之威,杀掉安庆绪,回军范阳。四月中旬,史思明于范阳自称‘应天皇帝’,国号大燕;接续安禄山继续祸乱大唐,大唐朝廷也由此基本丧失了彻底平定安史之乱的能力,邺城之战也成为唐朝后期100多年藩镇割据的前奏。

回答:

这场战打的很诡异,郭子仪还没有来得及布阵,结果狂风忽至,飞沙走石,树木连根拔起,瞬间天地间一片灰暗,然后双方撤军,唐军这边各回各地,各找各妈;叛军这边,史思明带领部队进了邺城,顺便杀死了安庆绪自立。从表面看来,号称60万的唐军就是因为这诡异的大风败给史思明的5万大军的,但实际上,唐军的失败并非偶然。图片 5

758年九月,唐肃宗命郭子仪、李光弼等(王思礼、鲁炅、李奂、许叔冀、李嗣业、季广琛、崔光远、董秦)共九位节度使和一个兵马使率兵20万攻打安庆绪部。唐军在十月攻下了卫州,杀死了安庆绪的弟弟安庆和,又在邺城附近斩杀叛军3万多人,可以说,在最开始,唐军还是很给力的。但是,后来安庆绪退到邺城,郭子仪和李光弼下令围城并且引水灌城,安庆绪不得不派薛嵩(薛仁贵的孙子)去找史思明搬救兵,为了说动史思明出兵相救,安庆绪答应让位于史思明。于是史思明就带着13万兵马从范阳出发来救援安庆绪。

史思明并没有直接对唐军开战,而是先在十二月攻下了魏州,然后在魏州按兵不动,一直等到二月才进军邺城,当时唐军已经包围邺城四个月之久,军队疲惫,士气不振。三月,双方开战,李、王、许、鲁最先与史思明交战,双方伤亡情况差不多,后来郭子仪领兵赶来,还没有来得及布阵,就来了一折大风,然后双方惊惧撤军,只是唐军这边节度使们大多直接回了治所,而史思明却集结部队开进邺城,杀死了安庆绪等,顺便接收了安庆绪的势力。唐军就这么败了,败得莫名其妙,又败得理所当然。图片 6

下面四姑娘就来分析唐军失败的原因:

首先,唐肃宗给了叛军重整旗鼓的时间。756年,李亨登基为帝,九月就开始派李豫、郭子仪等讨伐叛军,一直到第二年的十月,安庆绪带着为数不多的士兵逃回了相州,而安禄山早已经被自己这个儿子杀死了。当时的大唐已经收复了长安和洛阳,如果继续追击安庆绪,应该很快就能平定叛乱。但是这个时候的唐肃宗却停了下来,他没有时间管叛军的事情,迎回太上皇李隆基以及巩固自己的权力才是首要的任务,所以一直等到一年后的九月才又讨伐安庆绪,而这个时候的安庆绪实力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投了唐朝的史思明也已经重新作乱了。

其次,唐肃宗不设元帅。以郭子仪和李光弼为首的九个节度使外加一个兵马使率20万大军讨伐叛军,后来更是又大范围增兵,但就是这样规模的作战,唐肃宗却没有设置元帅,没有一个统一的指挥。两唐书中记载唐肃宗不设元帅的理由竟是郭子仪和李光弼功勋差不多,让谁来做都很难统帅大军,先不说这个理由牵强不牵强,更要命的是,唐肃宗竟让太监鱼朝恩做为观军容宣慰处置使监督各军,成了实际的“元帅”,让一个外行来干涉内行打仗。在759年的正月,李光弼就建议分兵进攻在魏州观望的史思明,结果鱼朝恩就是不肯,硬是又等了两个月,等着史思明寻找到合适的战机来了。图片 7

再次,错失战机。正如上文所说,鱼朝恩拒绝了李光弼的建议,还是让大军继续围困邺城,邺城久攻不下,士兵们早已经疲乏了,哪里还有什么士气,军心不稳,骚动不断。而且,史思明在二月准备进攻唐军的时候,已经派人截断了唐军的粮道,没有粮食,这仗注定打不长久。

综上,在一阵大风之后,大唐的节度使们撤军直接撤回了治所,而史思明成了最大的赢家。战后,鱼朝恩在唐肃宗面前诬陷此战失败全拜郭子仪所赐。然后郭子仪就被召回京师,兵权被夺。

回答:

唐乾元二年(759)三月,郭子仪、李光弼、李嗣业等唐军名将率领的九节度20万大军,在邺城为史思明所败,诸军皆溃,成为唐军在安史之乱中哥舒翰灵宝之战后的又一次战略决战惨败。叛军重新势大,大唐朝廷也由此基本丧失了彻底平定安史之乱的能力。邺城之战也成为唐朝后期100多年藩镇割据的前奏。

唐军在这次关键战役中的惨败,主要有三方面因素,一是组织围攻邺城时间过晚,让安庆绪恢复了实力,唐军围城久攻不下师老兵疲,二是唐军举国之兵缺乏统一指挥,三是安禄山叛乱起来特别是史思明再次叛乱后,唐军中的胡汉矛盾和对立在关键时刻严重影响了唐军战斗力。

图片 8

(邺城之战形势图)

至德二年(757)正月,安禄山被儿子安庆绪所杀。至德二年(757)九月和十月,唐军先后收复长安洛阳,随后史思明也投降归顺,被封归义王,安禄山叛乱看起来马上就要彻底平定了。刚刚从洛阳逃出的安庆绪手中实力很有限,但唐军并没有抓住这个机会彻底消灭安庆绪。安庆绪逃回邺城后收拢兵力,实力大大增强。一直到将近一年后乾元元年(758)九月,唐朝廷才组织大军讨伐安庆绪,随后在卫州大败安庆绪军,乾元元年(758)十月,唐朝大军开始围攻安庆绪的老巢邺城。

但安庆绪的实力已经得到很大恢复,在唐军围攻安庆绪的同时,史思明已经再次反叛大唐朝廷,唐军在攻城的同时时刻也面临着史思明援军來援的风险。攻打坚城的同时要防备强大的外部援军,军事上的形势相当不利。

从乾元元年(758)十月到乾元二年(759)三月,唐军五个多月时间的攻城虽然让安庆绪处境相当困难,但最终也没有攻下邺城。唐军在攻城战中也损失很大,名将镇西节度使李嗣业战死。李嗣业是出身于安西的名将,曾经参与过怛罗斯之战,征战万里功勋卓著,安史之乱爆发后带领一部分安西军入援与叛军作战。

长期攻城不下,损失很大,唐军的士气也受到很大影响。

唐军这次讨伐安庆绪,基本动员了所有能参战的有战斗力部队,可谓举国之兵尽出。从军事上考虑,大军必须设置统一的统帅,令行禁止才能正常作战。但朝廷对举国之兵让一人掌握不放心,没有设置统帅,只让宦官担任观军容宣慰处置使,作为监军居中联络协调各军。一只缺乏统一指挥的大军,在战事关键时刻自然会爆发出战场上致命的种种问题。

唐军的九节度大军,最有战斗力的郭子仪的朔方军、李光弼的河东军、以及李嗣业的镇西北庭军,其中以郭子仪的朔方军最为重要。安史之乱前,唐朝的各节度使大军,胡兵胡将已经占据很大比例,朔方军也是一只胡兵胡将在其中有重要地位的军队。

安禄山叛乱以及随后的史思明再次复叛,让很多人对军队中的胡人有很大负面看法,认为难以信任。在军队内部,这种思潮也有很大影响。唐军中此时有很大比例的胡兵胡将,胡汉矛盾自然也成一个很大的隐患。

乾元二年(759)三月初六,唐军在史思明在邺城北边大战。李光弼、王思礼、许叔冀、鲁炅等部先与史思明交战,双方均损失惨重,鲁炅中流矢,未分胜负。

之后郭子仪部与史思明交战时,发生了严重的内讧事件。史思明再次叛乱时,朔方军内部的汉将牙前兵马使吴思礼发表言论:“思明果反,盖蕃将也,安肯尽节于国家?”。吴思礼的这种不信任胡将的言论大大得罪了朔方军中有特殊地位的胡将仆固怀恩。与史思明激战时,仆固怀恩射杀吴思礼,声称吴思礼在战场战死。

仆固怀恩的行为,让朔方军内部陷入混乱,郭子仪本人也怀疑仆固怀恩准备叛乱投靠史思明。此时突狂风大作,吹沙拔木,天色也突变阴沉能见度很低。本来疑惧之下的朔方军溃逃而去,其余诸军随后也溃逃而去,唐军大败。

史思明随后处死安庆绪,成为新的叛军首领,随后洛阳再次被叛军占据,叛军声势不下于安禄山刚刚叛乱之时。

邺城惨败后,郭子仪也被朝廷解除兵权,长期在长安闲居。直到广德元年(763年)吐蕃入侵时才再次被启用。

图片 9

回答:

安阳之战发生于唐肃宗乾元二年(759)。两军参战兵力,官军兵为六十万,史思明部十三万;双方各以约半数的兵力投入战斗。从战况看,双方杀伤相当,未见胜负;只不过因为突变的天气与官军误判等原因,史思明捡了个大便宜,侥幸获胜罢了。

唐玄宗天宝十四载(755)十一月,唐范阳、卢龙、河东三镇节度使安禄山起兵叛反,爆发了史上著名的‘安史之乱’。叛军势头甚猛,官军几无招架之力,东京洛阳失陷。翌年正月初一,安禄山于洛阳僭称大燕雄武皇帝,国号‘燕’。整好一年,安庆绪弑杀‘父皇’安禄山,自己当上了燕帝。然犬子根本不具备虎父的雄才,没多久便丢失东、西两京(洛阳、长安),安庆绪率领残兵退守邺郡(今河南安阳市)。留守叛军大本营范阳(今北京市西南隅)的叛军悍将、范阳节度使史思明见风使舵,举地率部归降了朝廷,朝廷授其范阳节度使,封归义郡王,仍镇范阳。

趁着安庆绪势蹙,朝廷组织大军攻伐,意图毕其功于一役,彻底平定叛乱。乾元元年(758)九月,唐肃宗诏令朔方节度使郭子仪、河东节度使李光弼两位中兴大将率领大军二十万征讨安庆绪;再加上后来陆续增援的部队,官军合起来有六十万之众。按理说,如此重大的军事行动、庞杂的军队,朝廷本应任命一位号令三军的统帅以统筹全局、指挥作战,而统帅也只能是由功高望著的郭子仪或者李光弼担任。可由于唐肃宗认为郭、李二将皆为中兴元勋,地位、爵位、军功、名望相当,难相统属,故不便设置统帅。更重要的是,唐肃宗担心二位大将功大无可赏(此时二位皆已位列三公,正一品;郭为司空、中书令、爵代国公,李为司徒、侍中、爵蓟国公),功高而震主;同时也担心二人择一为帅,为帅者风头过盛,朝廷掌控失去制衡,易出麻烦,故宁可冒着兵家之大忌的风险,也不肯不敢设统帅,而是派了个不懂军事的宦官鱼朝恩为观军容宣慰处置使,凌驾于众大将之上。故而庞杂的官军并没有一位真正号令三军的主帅,九大节度使平起平坐,谁也没有资格指挥谁,谁也不负战役胜负的责任,为后来的惨败埋下巨大隐患。

安庆绪率军抵抗,连连损兵折将,无力再战,只好龟缩邺城固守;同时遣使持厚礼书信赶往范阳,向史思明求援,并情愿‘禅让皇位’于他。史思明归顺朝廷也就半年又刚刚叛反,此时他已拥有十三万兵马,实力雄厚。他见安庆绪甘愿以让出‘皇位’为酬谢求援,自是大喜,当即便派出一万三千兵马前去救援,但却只让援军屯扎于滏阳(今河北磁县)观望,援而不救,遥为声势而已。

官军将邺城铁桶般围困起来,修筑了两重城垒,深挖了三道堑壕,并堵塞漳河之水灌城,困守孤城的安庆绪插翅难逃了。看看安庆绪被拖耗得差不多了,史思明遂于十二月自范阳起兵南下,年底攻破魏州(今河北大名府东北)。转年正月初一,史思明于魏州僭称‘大圣燕王’。二月中下旬,史思明率领大军开向邺城赴援。他命诸将远离邺城五十里各自扎下大营,自率大军屯扎于距离邺城西南四十五里的安阳城,伺机出战。

转眼间官军围困邺城已经半年了。由于官军围城旷日持久,官兵也被耗得没了精气神儿,早已倦怠松懈。六十万官军人吃马嚼的,粮草耗费巨大,后勤保证跟不上,因而军营粮草短缺,前线将士半饥半饱地硬挺着,弄得士气也很低落。由于官军人多势众,长围困城,呈主动态势,故将士皆产生了麻痹骄傲的轻敌心理。更要命的是,由于官军没有号令三军的统帅,九大节度使只能是各顾各,六十万大军分散为九大块,没能形成拳头。

由于官军没有大帅主事,九路大军互相观望,久围而不战,结果空耗得师老气竭,没了斗志。北庭节度使李嗣业是勇冠三军的猛将,威名震敌胆,人称‘神通大将’。李嗣业见诸大将皆观望不战,便独自披坚执锐率部出战。不料出师未捷身先死,李将军被流矢射中,回营疗养;忽闻营外金鼓震天响,知有大战,遂奋然而起欲战,谁知创口崩裂,流血数升而殒命。猛将李嗣业的意外身亡,官军将士陷入悲痛中,同时也影响了士气。

史思明毕竟是沙场宿将,精通韬略善算计。他抓住了官军师老、乏粮、骄怠、无帅的四大症结,开始对症下药了。他先是派出若干小股游击精骑袭扰官军后方,纵火焚毁粮草輜重,加重官军粮荒,乱其军心;见计谋得逞,史思明便率军逼近邺城,下战书,与郭子仪等约期会战。

三月初六日,是双方约定大会战的日子。六十万官军在邺城北四里的安阳河(即洹水)北岸列开阵势待敌,史思明率领五万精兵出战。托大的官军将士果真未拿这点儿兵马当回事,还以为是叛军的游动部队呢,因而并没有作出交战的准备。史思明利用官军的麻痹轻敌,突然挥军发起进攻,径冲官军的前阵。前军河东节度使李光弼、淮西襄阳节度使鲁炅、关内潞州节度使王思礼、汴滑节度使许叔冀四大将立马挥师迎战。

激战多时,双方杀伤相当,谁也没能占得上风,呈势均力敌态势。混战中,鲁炅不幸被流矢射中,负了重伤。其部众见主将受伤,不免有些慌乱退却。鲁部阵后负责接应的是郭子仪的部队,而这个‘二梯队’竟然还没能来得及排兵布阵,再经退却的鲁军一冲挤,就更加没了阵型,将士也跟着慌乱起来。就在这节骨眼上,赶巧狂风骤起,霎时间吹沙拔树,天昏地暗,咫尺难辨敌我,这仗还怎么打?酣战中的两军将士皆大为惊恐,嗷的一声,吓得转过身子撒腿就逃。官军向南溃退,叛军向北溃逃,甲仗輜重扔得塞满道路。而庞杂的官军由于没有统帅,导致号令不一,各军皆将双方的溃退误以为是己方的败溃,于是九大节度使大多各自率部而遁,结果官军就真的变成了全军大溃逃。

安阳之战官军折损惨重,万匹战马仅存三千,甲仗损失十万;唯有李光弼、王思礼二将临危不乱,整勒部队全军而还。双方本是打个平手,可由于大将负伤、风云突变等原因,官军稀里糊涂地渡河南撤,史思明‘大获全胜’,真是捡了个天大的便宜;而唐肃宗只能是窝囊地吞下自己酿造的苦酒了。

官军全线崩溃,郭子仪被迫切断要塞河阳桥(在今河南孟津县东、孟州市西南黄河上),派兵防守洛阳的外围重镇河阳(今河南孟州市西),自己退保东京洛阳。

待风息天朗,史思明探知官军大溃退,赶忙撒出军队打扫战场,获得大量战利品。史思明挟‘大胜’之威,杀掉安庆绪,回军范阳。四月中旬,史思明于范阳自称‘应天皇帝’,国号大燕;接续安禄山继续祸乱大唐。

安阳一役,六十万官军对阵十三万叛军,九大节度使也多为名将、猛将,史思明又屡屡是郭子仪、李光弼手下败将;无论是兵力对比,还是大将素质,官军皆占尽优势,完胜应该毫无悬念。可由于朝廷措置失当,未设讨伐军统帅,致使前线官军出现了无帅、师老、乏粮、骄怠的现象,并最终导致不应有的全线崩溃。安阳之战败延缓了朝廷平叛进程。此役过后,官军处于被动防守状态,而史思明则趁势坐大,称帝建国,与大唐分庭抗礼,使安禄山之乱演变为安史之乱,进一步给国家和军民带来了更加深重的灾难。

回答:

郭子仪,李光弼等九位节度使对战史思明,本来任命两人中任何一名作为总指挥都行,但肃宗却用了个昏招,派了个太监鱼朝恩作为去做个观军容使,监督各位节度使,估计肃宗对这九位节度使也不怎么放心,这太监在那一通瞎指挥,一个专业的打一个业余的的结果可想而知,真是一将无能累死三军。所以严格来说不是史思明打败了九位节度使,是史思明打败了鱼朝恩和他的主子肃宗

本文由3522vip发布于 中国历史,转载请注明出处:安史之乱,史思明大败60万唐军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