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物修复人才培养任重道远,展现专业精神

春节期间,北京协和医院举办了一场“学术年夜饭”。有媒体援引该院发布的信息称,在“第十三届北京协和医院神经科住院医师病例报告大会”上,台上的选手们用简单明了的幻灯片、清晰准确的语言介绍着一个又一个引人入胜的病例。

据媒体报道,2月17日,在某论坛年会上,故宫博物院院长单霁翔说,纪录片《我在故宫修文物》激发了很多年轻人的热情,今年有4万名年轻人报考故宫,想来故宫修文物。

据媒体报道,2月17日,在某论坛年会上,故宫博物院院长单霁翔说,纪录片《我在故宫修文物》激发了很多年轻人的热情,今年有4万名年轻人报考故宫,想来故宫修文物。

与《我在故宫修文物》的初遇,是它在记录频道的宣传广告,然而却一直没有机会完整的看一遍,第二次遇见是在当当网上,也促使我买下了《我在故宫修文物》这本书。

乍一听,“一个又一个引人入胜的病例”一句似乎用语失当。然而,细加揣摩,又发觉“引人入胜”也并无不妥,它是站在医生角度说的。患病对病人来说是一种痛苦,但以高超的专业水平和医术救治病人则是医生的责任,他们专心于此,乐此不疲,把同行优秀的诊疗案例视作“引人入胜”的“年夜饭”,认真交流借鉴,展现的恰恰是一种“干一行、爱一行”的专业主义精神。

纪录片《我在故宫修文物》,推开厚重的宫门,让公众看到故宫书画、青铜器、宫廷钟表、百宝镶嵌、宫廷织绣等文物的修复技艺,展现了珍奇文物的修复过程和修复者的生活故事,的确让此前较为冷门的文物修复火起来了。

纪录片《我在故宫修文物》,推开厚重的宫门,让公众看到故宫书画、青铜器、宫廷钟表、百宝镶嵌、宫廷织绣等文物的修复技艺,展现了珍奇文物的修复过程和修复者的生活故事,的确让此前较为冷门的文物修复火起来了。

择一事,终一生,这是看完这本书后最真实的感动。故宫博物院科技部那些在国内首屈一指的文物修复专家们,都是经过几十年岁月的洗礼,铸就了非凡的技艺。故宫的门将他们分隔成两个世界:门外,大千世界,人声嘈杂;门内,光影斑驳,万物静谧,他们穿梭在旧时光与新时代之间,绽放独特的芳华。他们有一颗平常心,在记录片爆红于网络成为国民“男神”的时候,他们淡定依旧;他们懂得感恩,不管自己取得如何非凡的成就,一直将师傅挂在嘴边,感恩师傅的传艺与教导;他们耐心细致,做旧如旧是他们的原则,放弃了个人特色,只为文物艺术性的完整体现;他们爱岗敬业,即使在退休后也愿意返聘工作,只因修复文物是他们钟爱一生的事业;他们耐得住寂寞,在一个工作室一干就是几十年,重复着相同的技艺,任青春逝去、红颜已老。

这让笔者想到一位荣立三等功的部队医院护士长,她说她特别喜欢打针时针头扎入血管那一声脆响。“那一声脆响”意味着一针到位,是专业技术上的精湛。在报社的夜班校对组,笔者常常见到一些校对员摇头晃脑、陶醉诵读,这是一个“读校”发现文字错漏的过程。至于故宫里那些优秀的文物修复师,更是精通文物修复的诸多繁琐程序,把深宫冷院里的枯燥活儿干得津津有味。

4万名年轻人报考故宫,想去故宫修文物,这种报名的踊跃,让我们看到了公众参与文物修复的热情,这是一件非常值得高兴的事。但也要看到,文物修复是一项需要长期艰辛积累技艺的工作。很多时候,它并非“文物医生”施展“文物复活术”创造奇迹那样轻轻松松,也不都是纪录片局部展现的那么唯美动人,它需要耐得住寂寞,沉得下心去,吃得了苦,有种“三年打杂,十年入行”乃至“择一业,终一生”的耐性。

4万名年轻人报考故宫,想去故宫修文物,这种报名的踊跃,让我们看到了公众参与文物修复的热情,这是一件非常值得高兴的事。但也要看到,文物修复是一项需要长期艰辛积累技艺的工作。很多时候,它并非“文物医生”施展“文物复活术”创造奇迹那样轻轻松松,也不都是纪录片局部展现的那么唯美动人,它需要耐得住寂寞,沉得下心去,吃得了苦,有种“三年打杂,十年入行”乃至“择一业,终一生”的耐性。

为了更好的修复文物,他们甚至掌握了繁复的缂丝技术,在他们的专业领域内,他们心无旁骛、执着细腻,这正是工匠精神的体现。所谓工匠精神,它是职业道德、职业能力、职业品质的综合体现,是从业者的一种职业价值取向和行为表现。他们敬畏自己的职业,远远超过了为了生计的谋业,工作岗位的职责担当已经成为自觉,职业与人生真正融合到一起。这正是新时代需要的工匠精神,甘于平凡、敬业奉献,在时间的沉淀中成长为本职岗位的专家。

社会生活中,类似的例子不胜枚举,它们无不说明一个朴素道理:要想一生有所建树,就该多些“择一事,终一生”的专业主义,多些“干一行,爱一行”的敬业精神。

耗时高、回报率低,也是时下我国文物修复人才严重不足的一个重要原因。从这个意义上说,弥补文物修复人才缺口,既需要推动行业由冷转热,走进公众视野,又不能仅仅止于热热闹闹,它还需要一种“十年磨一剑”的人才培养耐心。

耗时高、回报率低,也是时下我国文物修复人才严重不足的一个重要原因。从这个意义上说,弥补文物修复人才缺口,既需要推动行业由冷转热,走进公众视野,又不能仅仅止于热热闹闹,它还需要一种“十年磨一剑”的人才培养耐心。

在这个竞争激烈的社会,很多时候我们无法选择自己喜欢的工作。就像书中的屈峰,他是中央美院研究生毕业时专业成绩最好的,但在进入到故宫博物院后,文物修复工作不允许他有自己的创作,从性格张扬的艺术家到木器修复师,他称之为修行。其实这里有一个本质的认知,那就是干一行,爱一行。这种爱,不仅于口头上的“爱”,更是发自内心的“爱”,是对诱惑的无动于衷,是对困难的甘之如饴,是对信念的坚持执着,更是对价值的完美诠释。因此在工作的工程中,收获了内心的平静,收获了成长的喜悦,这份平静与喜悦,是没有经历过的人无法理解和体会的。

专业主义和敬业精神,既表现在对所从事事业的认真负责上,也表现在对自身领域事物非凡的洞察力、判断力上,甚至有时表现在一种不易被外行理解的“痴迷”上。因为痴迷,所以能够耐得住寂寞;因为痴迷,所以能够潜心钻研出成果;因为痴迷,所以能够在自身领域不断深耕、取得突破。

据国家文物局调查显示,全国文物系统3000多万件馆藏文物中,半数存在不同程度的破损。而我国真正从事文物修复工作的人员,全国也不过2000人,许多博物馆里几乎没有专业文物修复人员。补齐文物修复人才缺口实为文物保护工作之急。

据国家文物局调查显示,全国文物系统3000多万件馆藏文物中,半数存在不同程度的破损。而我国真正从事文物修复工作的人员,全国也不过2000人,许多博物馆里几乎没有专业文物修复人员。补齐文物修复人才缺口实为文物保护工作之急。

可以巧手以做拙作,不能庸工以当精致。一辈子很短,也许只够做一件事,那就倾尽全力吧,坚持到无能为力,拼搏到感动自己,用行动诠释生命的意义。

顺着这个逻辑去分析,我们就不难理解,为什么一些瑞士顶级钟表匠能够耐得住性子,一年打造一块名表?因为有的名表,一块表里就有700多个零件,有的细如毫发,每一个零件的打磨调试过程,都被匠人们赋予了某种人文精神。为什么日本有的寿司店,四五张桌子,一开就是几十年,并不着急扩张开连锁店?因为料理师把一丝不苟捏寿司看成了一种情怀、一份情感,不论外面有多少诱惑,始终笃定初心、不改其本。

不过,补上人才缺口,并不等于多招人,正如专家所言“招人容易,但真正合格的少”。光是书画修复就有30多道工序,每一道都马虎不得,其他种类文物修复同样工序繁杂。细节决定成败,从业者没有耐心、毅力和责任感怎么行?文物修复行业有特殊性,必须经过长期培养才能上手,光有热情可不行。

不过,补上人才缺口,并不等于多招人,正如专家所言“招人容易,但真正合格的少”。光是书画修复就有30多道工序,每一道都马虎不得,其他种类文物修复同样工序繁杂。细节决定成败,从业者没有耐心、毅力和责任感怎么行?文物修复行业有特殊性,必须经过长期培养才能上手,光有热情可不行。

时下,在一些行业、一些领域屡屡出现抄袭、剽窃等乱象,有的把他人成果据为己有,说到底就是缺了一份对专业、对学术的敬畏之心。春节假期结束,不少人已经投入到新的奋斗中,在不断前进的过程中不妨时常想想医生们痴迷于手术病例的“引人入胜”、护士们痴迷于针头扎入血管的“脆响声”、校对员痴迷于摇头晃脑地诵读文字和文物修复师痴迷于“修修补补的繁琐”。时刻提醒自己,对职业和时间多一分敬畏和尊重。

人才怎么培养?目前,很多地方在人才培养模式上依然沿袭着“师傅带徒弟”的传统技艺传承方式。一对一、点对点的多,多种模式并进、系统性培养的体系还没建立起来,这客观上造成了文物修复工作的小众性。

人才怎么培养?目前,很多地方在人才培养模式上依然沿袭着“师傅带徒弟”的传统技艺传承方式。一对一、点对点的多,多种模式并进、系统性培养的体系还没建立起来,这客观上造成了文物修复工作的小众性。

(作者:李思辉,系媒体评论员)

再加之很多文物修复师在学术、社会、经济地位方面并不尽如人意,人才流失现象比较常见。此前就有“修复青铜器的工作人员辞职跑去修空调”,这应该引起有关方面的重视。中国历史文物分布于各地,故宫的文物修复工作者待遇不错,但它代表的并非行业平均水平。文物修复人才培养任重道远,厚待人才、善用人才的机制不能缺位。

再加之很多文物修复师在学术、社会、经济地位方面并不尽如人意,人才流失现象比较常见。此前就有“修复青铜器的工作人员辞职跑去修空调”,这应该引起有关方面的重视。中国历史文物分布于各地,故宫的文物修复工作者待遇不错,但它代表的并非行业平均水平。文物修复人才培养任重道远,厚待人才、善用人才的机制不能缺位。

作者简介

古人云:“不遇良工,宁存故物。”强调的是能工巧匠的专业性、重要性,文物修复人才培养必须尊重这种专业性,注重长期艰辛培育的过程。这样说并不是不承认故宫以自身努力唤起年轻人参与文物修复工作热情的努力,更不是不承认调动全社会一起关心文物修复工作的必要性。相反,在由衷承认这些的同时,我们也要看到故宫成为网红、报名到故宫修文物者踊跃等热闹场景的另一面——我国文物修复人才缺口总体上依然巨大,文物修复人才培养依然任重道远。

古人云:“不遇良工,宁存故物。”强调的是能工巧匠的专业性、重要性,文物修复人才培养必须尊重这种专业性,注重长期艰辛培育的过程。这样说并不是不承认故宫以自身努力唤起年轻人参与文物修复工作热情的努力,更不是不承认调动全社会一起关心文物修复工作的必要性。相反,在由衷承认这些的同时,我们也要看到故宫成为网红、报名到故宫修文物者踊跃等热闹场景的另一面——我国文物修复人才缺口总体上依然巨大,文物修复人才培养依然任重道远。

姓名:李思辉 工作单位:

(作者:李思辉,系媒体评论员)

作者李思辉,系媒体评论员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

姓名:李思辉 工作单位:

姓名:李思辉 工作单位:

本文由3522vip发布于 中国历史,转载请注明出处:文物修复人才培养任重道远,展现专业精神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