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官换阶表,卷一百二十二

辽朝进士及第后,需经铨选试,合格后方能释褐任官。在一般情况下,释褐进士的初授官秩为校书郎或著作佐郎。校书郎多供职于秘书省,从事校理典籍,刊正讹谬,官秩品级较低,相当于正九品或从九品。著作佐郎为秘书省著作局著作郎之佐官,从事“修文”,兼理著作局日常事务,官秩品级约在从九品至从八品之间。在辽朝及第进士初授官秩中除授秩官外,也授阶官将仕郎,此为辽朝释褐进士授官之特色。

本文系转载作品,原作者呕心沥血方从哲

◎职官九

辽朝;及第进士;释褐任官;校书郎;著作佐郎


金史卷五十二

○群臣叙迁 流内铨 流外出官 文散官 武散官 爵 勋 功臣检校官兼官 试秩 绍兴以后阶官

摘要:辽朝进士及第后,需经铨选试,合格后方能释褐任官。在一般情况下,释褐进士的初授官秩为校书郎或著作佐郎。校书郎多供职于秘书省,从事校理典籍,刊正讹谬,官秩品级较低,相当于正九品或从九品。著作佐郎为秘书省著作局著作郎之佐官,从事“修文”,兼理著作局日常事务,官秩品级约在从九品至从八品之间。在辽朝及第进士初授官秩中除授秩官外,也授阶官将仕郎,此为辽朝释褐进士授官之特色。

阶、宋初阶官----改革后文散阶----对应品级----历史上元丰改制后文散阶

志第三十三  选举二

文臣京官至三师叙迁之制

关键词:辽朝;及第进士;释褐任官;校书郎;著作佐郎


  ○文武选

诸寺、监主簿,秘书省校书郎,秘书省正字(有出身转大理评事,无出身转太常寺奉礼郎。内带馆职同有出身,后族、两府之家转太祝。)

中图分类号:K246文献标志码:A文章编号:1002-462X02-0145-06

1、使相等——开府仪同三司——从一品——同

  金制,文武选皆吏部统之。自从九品至从七品职事官,部拟。正七品以上,呈省以听制授。凡进士则授文散官,谓之文资官。自余皆武散官,谓之右职,又谓之右选。文资则进士为优,右职则军功为优,皆循资,有升降定式而不可越。

太常寺太祝,奉礼郎(有出身转诸寺、监丞,无出身转大理评事,内带馆职同有出身。)

基金项目:国家社会科学基金后期资助项目“科举与辽代社会”

2、尚书左右仆射——特进——正二品——同

  凡铨注,必取求仕官解由,撮所陈行绩资历之要为铨头,以定其能否?其有犯公私罪赃污者,谓之犯选格,则虽遇恩而不得与。旧制,犯追一官以至追四官,皆解任周年,而复仕之。承安二年,定制,每追一官则殿一年,凡罢职会赦当叙者,及降殿当除者,皆具罪以闻,而后仕之。凡增课升至六品者,任回复降。既廉升而再任覆察不同者,任回亦降。自进士、举人、劳效、廕袭、恩例之外,入仕之途尚多,而所定之时不一。若牌印、护卫、令史之出职,则皇统时所定者也。检法、知法、国史院书写,则海陵庶人所置者也。若宗室将军、宫中诸局承应人、宰相书表、太子护卫、妃护卫、王府祗候郎君、内侍、及宰相之子、并译史、通事、省祗候郎君、亲军骁骑诸格,则定于世宗之时,及章宗所置之太常检讨、内侍寄禄官,皆仕进之门户也。

大理评事(有出身转大理寺丞,第一人及第转著作佐郎;无出身转诸寺、监丞。内带馆职同有出身。后族、两府之家,审刑院详议,刑部详覆、详断、检法、法直官,转光录寺丞。)

作者简介:高福顺,男,教授,博士生导师,历史学博士,从事辽金史与东北地方史研究。

3、吏部尚书——光禄大夫——从二品——金紫光禄大夫

  凡官资以三十月为考,职事官每任以三十月为满,群牧使及管课官以三周岁为满,防御使以四十月、三品以上官则以五十月、转运则以六十月为满。司天、太医、内侍官皆至四品止。凡外任循资官谓之常调,选为朝官谓之随朝,随朝则每考升职事一等,若以廉察而升者为廉升,授东北沿边州郡而升者为边升。凡院务监当差使则皆从九品。凡品官任都事、典事、主事、知事、及尚书省令史、覆实、架阁司管勾、直省直院局长副、检法、知法、院务监当差使、及诸令史、译史、掌书、书史、书吏、译书、译人、通事、并诸局分承应有出身者,皆为流外职。凡此之属,或以尚书省差遣,或自本司判补,其出职或正班,杂班,则莫不有当历之名职。既仕则必循升降之定式,虽或前后略有损益之殊,而定制则莫能渝焉。

诸寺、监丞(有出身转著作佐郎,无出身转大理寺丞。内带馆职同有出身。)

辽朝选官制度中,释褐进士任官是重要途径之一,但目前学界对释褐进士任官的认识还相当模糊,如释褐进士任官制度存否、初授官职有无共性等,皆需深入讨论。早在20世纪70年代,台湾学者杨树藩先生就曾对辽朝进士任官的初授官职进行过初步探索[1]。尔后,都兴智、张希清、李桂芝以及日本学者高井康典行等先生在论及辽朝进士群体时亦或多或少地提及辽朝进士释褐、任官问题[2]。新近,蒋金玲先生撰文专就进士的初授官职、官职迁转、最终官职等进行较为系统的探讨[3]。但总体说来,学界还远远不能很清晰地描绘出释褐进士群体任官的真实面貌。有鉴于此,本文拟就辽朝释褐进士任官诸问题略陈管见,进一步揭示辽朝释褐进士任官的群体像。

4、五部尚书——金紫光禄大夫——正三品——银青光禄大夫

  凡门廕之制,天眷中,一品至八品皆不限所廕之人。贞元二年,定廕叙法,一品至七品皆限以数,而削八品用廕之制。世宗大定四年五月,诏:「皇家袒免以上亲,就廕者依格引试,中选者勿令当儤使。」五年十月,制:「亡宋官当廕子孙者,并同亡辽官用廕。」又曰:「教坊出身人,若任流内职者,与文武同用廕。自余有勤劳者,赏赐而已。昔正隆时常使教坊辈典城牧民,朕甚不取。」又更定冒廕及取廕官罪赏格。七年五月,命司天台官四品以上官改授文武资者,并听如太医例廕。其制,凡正班,廕亦正班;杂班,廕杂班。明昌元年,以上封事者乞六品官添廕,吏部言:「天眷中,八品用廕,不限所廕之人。贞元中,七品用廕,方限以数。当是时,文始于将仕,武始于进义,以上至七品儒林、忠显,各七阶,许廕一名。至六品承直、昭信,计九阶,许廕二人。自大定十四年,文武官从下各增二阶,其七品视旧为九阶,亦廕一人,至五品凡十七阶,方廕二人,其五品至三品并无间越,唯六品不用廕。乞依旧格,五品以上增廕一名,六品廕子孙兄弟二人,七品仍旧为格。」时又以旧格虽有己子许廕兄弟侄,盖所以崇孝悌也。而新格禁之,遂听让廕。旧制,司天、太医、内侍、长行虽至四品。如非特恩换授文武官资者,不许用廕,以本人见允承应,难使系班故也。泰和二年,定制,以年老六十以上退、与患疾及身故者,虽至止官,拟令系班,除存习本业者听廕一名,止一子者则不须习即廕。

大理款丞有出身转殿中丞,元出身转太子中舍。内带馆职同有出身,或转太子中允。后族、两府之家,审刑院详议,刑部详覆、详断,中书堂后官,转太子右赞善大夫。

一、辽朝进士及第后的释褐授官

5、尚书左右丞——银青光禄大夫——从三品——光禄大夫

  凡诸色出身文武官一品,廕子孙至曾孙及兄弟侄孙六人,因门廕则五人。二品则子孙至曾孙及兄侄五人,因门廕则四人。三品子孙兄弟侄四人,因门廕则三人。四品、五品三人,因门廕则二人。六品二人,七品子孙兄弟一人,因门廕则六品、七品子孙兄弟一人。旧格,门廕惟七品一人,余皆加一人。明昌格,自五品而上皆增一人。凡进纳官,旧格正班三品廕四人,杂班三人。正班武略子孙兄弟一人。杂班明威一人,怀远以上二人,镇国以上三人。司天、太医迁至四品诏换文武官者,廕一人。

著作佐郎有出身转秘书丞,内第一人及第太常丞;无出身转太子左赞善大夫。内带馆职同有出身。特旨转秘书郎、著作郎、宗正丞。

《金史·选举志一》:“辽起唐季,颇用唐进士法取人。”[4]1129《续通志·选举略二》:“圣宗统和以后,用唐宋之制取士。”[5]4105按辽承袭唐制横参宋制论之,辽朝进士及第后应存在释褐授官程序,虽《辽史》未载明,但并非无迹可寻:

6、六部侍郎——正奉大夫——正四品上——正议大夫

  凡进士所历之阶,及所循注之职。贞元元年,制南选,初除军判、丞、簿从八品。次除防判、录事正八品,三除下令从七品,。四中令、推官、节察判正七品,五六皆上令。从六品。北选,初军判、簿、尉,二下令,三中令,四上令,已后并上令,通注节察判、推官。正隆元年格,上甲者初上簿军判、丞、簿、尉,中甲者初中簿军判、丞、簿、尉,下甲者初下簿军判、丞、簿、尉。第二任皆中簿军判、丞、簿、尉。三、四、五、六、七任皆县令,回呈省。

太子左右赞善大夫、中舍、洗马(转殿中丞。内带馆职转太常丞。太子中允转太常丞,特旨转秘书郎、著作郎、宗正丞。)太常、宗正、秘书丞,著作郎,秘书郎(转太常博士,特旨转左、右正言,监察御史。宗正丞,无出身转国子博士。)

A.《王泽墓志》:王泽,开泰七年,“登进士第。释褐,授秘书省校书郎”[6]260。

7、太子宾客、给事中——中奉大夫——正四品下——通议大夫

  大定二年,诏文资官不得除县尉。八定格,历五年任令即呈省。十三年,制第二任权注下令。旧制,状元授承德郎,以十四年官制,文武官皆从下添两重,命状元更授承务郎,次旧授儒林郎,更为承事郎。第二甲以下旧授从仕郎,更为将仕郎。十五年,敕状元除应奉,两考依例授六品。十八年,敕状元行不顾名者与外除。十九年,命本贯察其行止美恶。二十一年,复命第三任注县令。二十二年,敕进士授章服后,再试时务策一道,所谓策试者也。内才识可取者籍其名,历任后察其政,若言行相副则升擢任使。是年九月,复诏令后及第人,策试中者初任即升之。二十三年格,进士,上甲,初录事、防判,二下令,三中令。中甲,初中簿,二上簿,三下令。下甲,初下簿,二中簿,三下令。试中策者,上甲,初录事、防判,二中令,三上令。中甲,初上簿,二下令,三中令。下甲,初中簿,二录事、防判、三中令。又诏今后状元授应奉,一年后所撰文字无过人者与外除。二十六年格,以相次合为令者减一资历。二十六年格,三降两降免一降,文资 右职外官减最后,上令一任通五任回呈省,遂定格,上甲,初录事、防判,二中令,三、四、五上令。中甲,初中簿,二下令,三中令,四、五上令,策试进士,初录事、防判,二、三、四、五上令。其次,初上簿,二中令,三、四、五上令。又次,初中簿,二下令,三中令,四、五上令。下甲,初下簿,二下令,三中令,四,五上令。二十七年,制进士阶至中大夫呈省。

殿中丞(有出身转太常博士,无出身转国子监博士。内带馆职同有出身。)

B.《史直洵墓志》:史直洵,清宁八年,“登进士第,释褐授著佐”[6]651。

8、左右谏议大夫、秘书省监——太中大夫——从四品上——同、中大夫

  明昌二年,罢勘会状元行止之制。七年格,县令守阙各依旧格注授。泰和格,诸进士及第合授资任须历遍乃呈省。虽未尽历,官已至中大夫亦呈省。又诸词赋、经义进士及第后,策试中选,合授资任历遍呈省,仍每任升本等首铨选。贞祐三年,状元授奉直大夫,上甲儒林郎,中甲以下授征事郎。

太常、国子博士(转后行员外郎,特旨转左、右司谏,殿中侍御史。)

C.《张绩墓志》:张绩,“于太平末岁,属而立,进士乙科登第。景福秋,解褐,授将仕郎、守秘书省著作佐郎”[6]313。

9、卿、监【1】——中大夫——从四品下——中散大夫

  经义进士。皇统八年,就燕京拟注。六年,与词赋第一人皆拟县令,第二人当除察判,以无阙遂拟军判。第二、第三甲随各人住贯拟为军判、丞、簿。旧制,《五经》及第未及十年与关内差使,已十年者与关外差使,四十年除下令。正隆三年,不授差使,至三十年则除县令。大定二十八年始复设是科,每举专主一经。

左、右正言(转左、右司谏,带待制已上职转起居舍人。)

D.《梁援墓志》:梁拣,“登进士第,解褐授秘书省校书郎”[6]522。

10、少卿、左右司郎中——中散大夫——正五品上——朝议大夫

  女直进士。大定十三年,皆除教授。二十二年,上甲第二第三人初除上簿,中甲则除中簿,下甲则除下簿。大定二十五年,上甲甲首迁四重,余各迁两重。第二第三甲授随路教授,三十月为一任,第二任注九品,第三、第四任注录事、军防判,第五任下令。寻复令第四任注县令。二十六年,减一资历注县令。二十八年,添试论。后皆依汉人格。

监察御史

E.《吕□□墓志》:吕□□,“开泰纪号之七年,故参知政事吴公叔达之掌礼部也,第□一上。……释褐,授将仕郎、守秘书省著作佐郎”[7]137-138。

11、前行【2】郎中——朝奉大夫——正五品下——朝请大夫

  宏词,上等迁两官,次等迁一官,临时取旨授之。恩榜,章宗大定二十九年,敕今后凡五次御帘进士,可一试而不黜落,止以文之高下定其次,谓之恩榜。女直人迁将仕,汉人登仕,初任教授,三十月任满,依本格从九品注授。明昌元年,敕四举终场,亦同五举恩例,直赴御试。明昌五年,敕神童三次终场,同进士恩榜迁转。两次终场,全免差使。第六任与县令,依本格迁官,如一次终场,初入仕则一除一差。其余并依本门户,仍使应二举,然后入仕。每举放四十人。凡恩例补廕同进士者,谓大礼补致仕、遗表、阵亡等恩泽,补承袭录用,并与国王并宗室女为婚者。正隆二年格,初下簿,二中簿,三上簿,四下令,五中令,六、七上令,回呈省。

后行员外郎(转中行员外郎,特旨转起居舍人、侍御史。)

F.《吕士安墓志》:吕士安,“以重熙七年御前进士及第。释褐,授秘书省校书郎”[7]154。

12、中行郎中——朝请大夫——从五品上——朝散大夫

  凡特赐同进士者,谓进粟、出使回、殁于王事之类,皆同杂班,补廕亦以杂班。正隆元年格,初授下簿,二中簿,三县丞、四军判,五、六防判。七、八下令,九中令,十上令。寻复更初注下等军判、丞、簿、尉,次注中等军判、丞、簿、尉,第三注上等军判、丞、簿、尉,四下令,五中令,六上令。

左、右司谏(转起居郎、起居舍人,带待制已上职转吏部员外郎。)

上述史料可证,辽朝进士及第后,也存在如唐朝的“释褐”或曰“解褐”的选官程式。所谓“释褐”或曰“解褐”,是指唐朝进士及第后经过吏部铨选试,即“身言书判”四个标准通过后方可释褐任官。①据研究,唐朝不少进士在“铨选试”上受挫,努力一二十年而未得一官半职者比比皆是[8]309。这与辽朝的情形甚为相似。

13、后行郎中——朝散大夫——从五品下——朝奉大夫

  律科、经童。正隆元年格,初授将仕郎,皆任司候,十年以上并一除一差,十年外则初任主簿,第二任司候,第三主簿,四主簿,五警判,六市丞,七诸县丞,八次赤丞,九赤县丞,十下县令。十一中县令,五任上县令,呈省。三年制,律科及第及七年者与关内差使,七年外者与关外差。诸经及第人未十年者关内差,已十年关外差。律科四十年除下令。经童及第人视余人复展十年,然后理算月日。大定十四年,以从下新增官阶,遂定制,律科及第者授将仕佐郎。十六年特旨,以四十年除下令太远,其以三十二年不犯赃罪者授下令。十七年,敕诸科人仕至下令者免差。二十年,省拟,无赃罪及廉察无恶者减作二十九年注下令,经童亦同此。二十六年,省拟,以相次当为县令者减一资历选注。敕命诸科人累任之余月日至四十二月,准一除一差。又敕,旧格六任县令呈省,遂减为五任。二十八年,减赤县丞一任。明昌五年,制仕二十六年之上者,如该廉升则注县令。六年,减诸县丞、赤县丞两任后吏格,十年内拟注差使,十年外一除一差。若历八任、或任至三十二年注下令,则免差须遍历而后呈省。所历之制,初、二下簿,三、四中簿,五、六、七上簿,犯选格者又历上簿两任,八、九则注下令,十中令,十一、十二上令。

殿中侍御史

关于辽朝及第进士存在释褐授官,除上述胪列的“墓志”有明确记载外,还可从进士及第后的称呼寻觅到一些踪迹。在辽朝进士诸称谓中,有“前进士”之名,如《韩瑜墓志》的撰者郝云称“前进士”[6]93;在《张俭墓志》中,张俭第三子张嗣宗称“前进士”,张俭长女所适之夫王景运、次女所适之夫郑弘节均称“故前进士”[6]268。“前进士”之名应源于唐朝,如《旧唐书》卷二○载有“前进士姚岂页为校书郎,前进士赵颀、刘明济、窦专并可秘书省校书郎正字”[9]781,《旧唐书》卷一五八载有“前进士刘崇鲁充推官”[9]4170。在《大慈恩寺志》“唐代题名”中也见前进士韦嘏、前进士李景、前进士韦涮、前进士蔡京、前进士李商隐、前进士郑□、前进士舒元舆、前进士裴鄱、前进士褚承裕、前进士张卫□、前进士陈嘏、前进士□复、前进士裴思等多人[10]64。《旧五代史》卷一○八亦载有“前进士丘廷敏”[11]1425,又《旧五代史》卷一三三载有前进士梁震[11]1755。可见,“前进士”由唐始沿至五代,乃至辽朝。关于“前进士”的含义,唐元和年间中书舍人李肇在《唐国史补》中云:“得第谓之前进士。”[12]55-56北宋《蔡宽夫诗话》在描述“唐制举情形”时对“前进士”亦做了表述:“唐举子既放榜,止云及第,皆守选而后释褐,选未满而再试,判为拔萃于吏部,或就制举而中,方谓之登科。韩退之所谓‘四举于礼部乃一得,三选于吏部卒无成’,盖退之未尝登科也。自闻喜宴后,始试制两节于吏部,其名始隶曹,谓之关试,犹今之参选。关试后始称前进士,故当时书曰:‘短行书了属三铨,休把新衔献必先。从此便称前进士,好将春色待明年。’”[13]418按蔡居厚的理解,进士及第后,通过吏部所谓“关试”后才称“前进士”。又《资治通鉴》:“依政进士梁震,唐末登第,至是归蜀;过江陵,高季昌爱其才识,留之,欲奏为判官。震耻之,欲去,恐及祸,乃曰:‘震素不慕荣宦,明公不以震为愚,必欲使之参谋议,但以白衣侍樽俎可也,何必在幕府!’季昌许之。震终身止称前进士,不受高氏辟署。”[14]8705对此,宋末元初的史家胡三省在音注《资治通鉴》时,针对“前进士刘崇鲁”的记载则注疏曰:“进士及第而于时无官,谓之前进士。”[14]8222综合唐宋元时代对唐朝“前进士”的表述,“前进士”之含义已明晰无疑,是指进士及第后待吏部铨选,通过关试,但尚未步入官宦前的进士之称谓。具体到辽朝“前进士”之含义似不会与唐朝“前进士”有太大出入[15]。

14、前行员外郎等【3】——朝奉郎——正六品上——朝请郎

  凡武举,泰和三年格,上甲第一名迁忠勇校尉,第二、第三名迁忠翊校尉。中等迁修武校尉,收充亲军,不拘有无廕,视旧格减一百月出职。下等迁敦武校尉,亦收充亲军,减五十月出职。承安元年格,第一名所历之职,初都巡、副将,二下令,三中令,四、五上令。第二、第三名,初巡尉、部将,二上簿,三下令,四中令,五、六上令。余人,初副巡、军辖,二中簿,三下令,四中令,五、六上令。

中行员外郎

辽朝释褐授官踪迹,石刻史料中也可觅到一些相关佐证,如《张俭墓志》在叙录张俭历宦时,曾曰:“统和中,一举冠进士甲科,一命试顺州从事。”[6]266参照《辽史》张俭于统和十四年,“举进士第一”[16]1277,以及“放进士张俭等三人”[18]149的记载,此句应释读为:统和年间,张俭第一次举进士就获得了甲科第一名,第一次参加“铨选试”就获得了顺州从事的官职。若此释读不误,似能说明辽朝存在释褐授官程式。

15、中行员外郎等【4】——承直郎——正六品下——朝散郎

  凡军功有六:一曰川野见阵,最出当先,杀退敌军。二曰攻打抗拒州县山寨,夺得敌楼。三曰争取船桥,越险先登。四曰远探捕得喉舌。五曰险难之间,远处报事情成功。六曰谋事得济,越众立功。皇统八年格,凡带官一命昭信校尉正七品以上者,初除主簿及诸司副使正九品,二主簿及诸司使正八品,三下令从七品,四中令正七品,五上令,或通注镇军都指挥使正七品及正将。其官不至昭信及无官者,自初至三任通注丞、簿,四下令,五中令,六上令及知城寨从七品。章宗大定二十九年,迁至镇国者取旨升除后。吏格之所定,女直人昭信校尉以上者,初下簿,二下令,三中令,四、五上令。女直一命迁至昭信校尉、余人至昭信已上者,初下簿,二中簿,三下令,四中令,五、六上令。凡至宣武将军以上者,初下令,二中令,二中令,三、四上令。

起居郎,起居舍人(转兵部员外郎,带待制已上职转礼部郎中。)

辽圣宗太平五年十一月庚子,圣宗“幸内果园宴,京民聚观。求进士得七十二人,命赋诗,第其工拙,以张昱等一十四人为太子校书郎,韩栾等五十八人为崇文馆校书郎”[16]198。由此可见,此72名进士在圣宗太平五年之前已获得进士资格[17],但未释褐授官,经此事由获得了太子校书郎或崇文馆校书郎的官职。

16、后行员外郎等【5】——奉直郎——从六品上——朝奉郎

  凡劳效谓年老千户、谋克也。大定五年,制河南、陕西统军司,千户十年以上拟从七品,三十年千户、四十年以上之谋克从八品,二十年以上千户、三十年以上谋克从九品,二十年以上谋克与正班、与差使,十年以上赏银绢,皆以所历千户、谋克、蒲辇单月日通算。二十年,制以先曾充军管押千户、谋克、蒲辇二十年以上、六十五岁放罢者,视其强健者与差除、令系班,不则量加迁赏。后更定吏格,若一命迁宣武将军以上,当授从七品职事者,初下令,二中令,三、四上令。官不至宣武,初授八品者授录事,二赤剧丞,三下令,四中令,五、六上令。初授九品官者,初下簿,二中簿,三上簿,四下令,五中令,六、七上令。大定九年格,三虞候顺德军千户四十年以上者与从八品,三十年千户、四十年以上谋克从九品,二十年以上千户、三十年以上谋克与正班,以下赏银绢。大定十四年,定随路军官出职,以新制从下创添两重,旧迁忠武校尉者今迁忠勇校尉。中都永固军指挥使及随路埽兵指挥使出职,旧迁敦武校尉者今迁进义校尉。武卫军,大定十七年定制,其猛安曰都将,谋克曰中尉,蒲辇曰队正。都将三十月迁一官,至昭信注九品职事。以队正升中尉。中尉升都将。

侍御史

有关进士及第后未释褐授官的个案还可举出冯唐卿,据《辽史拾遗》引郭造卿《碣石从谭》云:“蓟镇三屯城东北二十五里为芹菜山,辽进士冯唐卿于山前结庐,种芹自给,故名。”[18]292此条史料虽未言明冯唐卿为辽朝何时进士,但未释褐授官是确定无疑的,即未通过“释褐试”。

17、国子监博士等【6】——通直郎——从六品下——承直郎

  省令史选之门有四:曰文资,曰女直进士,曰右职,曰宰执子,其出仕之制各异。

前行员外郎

综合以上诸种信息判断,辽朝进士及第后存在释褐授官,这应是辽朝科举制度的实态。当然,辽朝亦有进士及第后直接授官的情状,如兴宗重熙五年冬十月,幸南京,“御元和殿,以《日射三十六熊赋》《幸燕诗》试进士于廷;赐冯立、赵徽四十九人进士第。以冯立为右补阙,赵徽以下皆为太子中舍,赐绯衣、银鱼,遂大宴”[16]218。从这一条记事来看,冯立、赵徽等49人似未经释褐授官的程式。不过,此次进士及第授官的背景为“殿试”,且所授官阶与下文讨论的进士释褐初授官秩校书郎、著作佐郎等的官阶相比亦较高,参照唐统天先生给出的《唐辽两朝阶官对应关系》,右补阙当为正六品上,太子中舍当为从八品下[19]。事实上,从它科殿试所录进士宦历看,似乎与礼部所放进士区别不大,如重熙七年以御前进士及第的吕士安,释褐后授官秘书省校书郎[7]154,重熙二十四年殿试进士梁颖,其官衔亦是从著作佐郎始迁转至太子中舍的[20],咸雍十年殿试进士杜悆,于大康四年任职于檀州军事判官,直至大康七年,才充枢密院令史[21]210-218。根据上述情况判断,重熙五年殿试授官应是当时的特例,辽朝科举史料中能够确认直接授官的科次亦唯此一科。由此推断,进士及第直接授官并非常态,而进士及第后释褐授官当为常态。

18、殿中丞等【7】——朝请郎——正七品上——奉直郎

  文资者,旧惟听左司官举用,至熙宗皇统八年,省臣谓:「若止循旧例举勾,久则善恶不分而多侥幸。」遂奏定制,自天眷二年及第榜次姓名,从上次第勾年至五十已上、官资自承直郎从六品至奉德大夫从五品,无公私过者,一阙勾二人试验,可则收补,若皆可即籍名令还职待补。官至承直郎以上,一考得除正七品以上,从六品以下职事,两考者除从六品以上、从五品以下。奉直大夫从六品以上,一考者除从六品以上。从五品以下,两考者除从五品以上、正五品以下,节运同。

后行郎中

二、辽代释褐进士的初授官秩及其职掌

19、太子中允等【8】——宣德郎——正七品下(状元可授此阶)——通直郎

  正隆元年,罢是制,止于密院台及六部吏人令史内选充。大定元年,世宗以胥吏既贪墨,委之外路干事又不知大体,徒多扰动,至二年,罢吏人而复皇统选进士之制。承直郎以上者,一考正七品,除运判、节察判、军刺同知。两考者从六品,除京运判、总府判、防御同知。奉直大夫已上,一考者从六品,除同前。两考从五品,除节运副、京总管府留守司判官。七年,以散阶官至五品亦勾充,不愿者听。十一年,以进士官至承直者众,遂不论官资但以榜次勾补。二十七年,以外多阙官,论者以为资考所拘,难以升进,乃命不论官资,凡一考者与六品,次任降除正七品,第三任与六品,第四任升为从五品。两考者与从五品,次任降除六品,第三、四任皆与从五品,五任升正五品。承安二年,以习学知除、刑房知案、及兵兴时边关令史,三十月除随朝阙。泰和八年,以习学知除十五月以上,选充正知除。一考后理算资考。大安三年,以从榜次则各人所历月日不齐,遂以吏部等差其所历岁月多寡为次,收补知除,考满则授随朝职。

中行郎中

初授官秩是指进士及第释褐授官后所拜授的初始秩官,所谓秩官是指辽朝文官阶制中虚职官衔的称谓,用以显示官员的身份与地位,并无实际职掌。结合上文A、B、C、D、E、F史料分析,王泽、史洵直、张绩、梁拣、吕□□、吕士安等释褐后所授的“秘书省校书郎”“著作佐郎”当为辽朝进士释褐的初授官秩。

——————————以上朝官—————————————

  贞祐五年,进士未历任者,亦得充补,一考者除上县令,再任上县令升正七品,如已历一任任丞簿者,旧制除六品,乃更为正七品,一任回降从七品,再任正七品升六品,如历两任丞簿者,一考旧除六品,乃更为正七品,一任回免降,复免正七品一任,即升六品。曾历令一任者,依旧格六品,再任降除七品,还升从五品。兴定二年,敕初任未满及历任者,考满升等为从七品。初任未满者尔两任、未历任者四任、回升正七品,两任正七皆免回降。凡不依榜次勾取者同随朝升除,俟榜次所及日听再就补。兴定五年,定进士令史与右职令史同格,考满未应得从七者与正七品,回降从七一任。所勾诸府令史不及三考出职者除从七品,回降除八品。若一任应得从七品者除六品,回降正七品,若一任应得正七品者免降。

右常调转员外郎者转右曹。内有出身自屯田,无出身自虞部,赃罪叙复人自水部转。水部 司门 库部 虞部 比部 驾部 屯田 都官 职方

辽朝释褐进士初授官秩的程式与唐朝基本相同,但内涵上却甚有差别,唐朝释褐进士初授的校书郎为官职,辽朝释褐进士初授的校书郎、著作佐郎为官秩,与宋朝一致。有关辽朝释褐进士初授校书郎、著作佐郎为官秩的记事在辽朝科举史料中亦有迹可寻,如《梁颖墓志》叙其宦历时曰:“公官自著作佐郎、太子中舍、太子□□□中丞、太常丞、尚书礼部员外郎、尚书职方郎中、将作少监、太仆少卿、少府监、昭文馆直学士、谏议大夫、给事中□□□学士、宣政殿大学士、刑部尚书至所终官。职自蓟州军事判官、枢密院书令史、令史、奉圣州观察判官、厅房户□□□、兵刑吏三房承旨、副都承旨、提点大理寺、枢密直学士、翰林学士、签枢密院事、同知枢密院事、枢密副使、门下侍郎平章事、兴中尹至所终职”[20]。梁颖的官秩与官职分作叙录,著作佐郎为官秩序列。这说明校书郎、著作佐郎的“授”“选授”仅表明释褐进士的身份与地位,为虚衔,尚未进入官僚层职掌具体职务。

20、寺丞等【9】——朝散郎——从七品上(一甲授)——宣德郎、宣奉郎

  女直进士令史,二十七年格,一考注正七品,两考注正六品。二十八年,敕枢密院等处转省者,并用进士。明昌元年,敕至三考者与汉人两考者同除。明昌三年,罢契丹令史,其阙内增女直令史五人。五年,以与进士令史辛苦既同,资考难异,遂定与汉进士一考与从六品,两考与从五品。

任发运、转运使副,三司、天封府判官,侍读,侍讲,天章阁侍讲,崇政殿说书、开封府推官、府界提点,三司子司主判官,大理少卿,提点刑狱,提点铸钱监,诸王府翊善、侍读、记室,中书提点五房公事堂后官转左曹。(内有出身自祠部,无出身自主客,堂后官自膳部转。)膳部 仓部 考功 主客 金部司勋 祠部 度支 司封

按A至F史料分析所得结论,凡释褐进士首叙官秩为校书郎、著作佐郎如杨佶、杨晳等均可视为初授官秩,详见下表:

21、大理评事等【10】——宣奉郎——从七品下(一甲授)——承事郎、承奉郎

  宰执子弟省令史,大定十二年,制凡承廕者,呈省引见,除特恩任用外,并内奉班收,仍于国史院署书写、太常署检讨、秘书监置校勘、尚书省准备差使,每三十月迁一重,百五十月出职。如承应一考以上,许试补省令译史,则以百二十月出职,其已历月日皆不纽折,如系终场举人,即听尚书省试补。十七年,定制,以三品职事官之子,试补枢密院令史。遂命吏部定制,宰执之子、并在省宗室郎君,如愿就试令译史,每年一就试,令译史考试院试补外,缌麻袒免宗室郎君密院收补。大定二十八年,制以宗室第二从亲并宰相之子,出职与六品外,宗室第三从亲并执政之子,出职与正七品。其出职皆以百五十月,若见已转省之余人,则至两考止与正七品。二十九年,四从亲亦许试补。

任发运、转运使副,三司、开封府判官,左曹转左名曹。内无出身只转祠部、度支、司封,有出身合转右名曹,准此。任三司副使,知杂,修撰,修起居注,直舍人院,转左名曹。工部 刑部兵部

辽朝进士及第释褐后初授官秩表姓名历宦史料来源1杨佶统和二十四年,举进士第一,历校书郎、大理正。《辽史》卷八九《杨佶传》2王泽开泰七年,登进士第。释褐,授秘书省校书郎。《王泽墓志》3吕士宗开泰纪号之七年,第□一上,释褐,授将仕郎、守秘书省著作佐郎。《吕□□墓志》4吕士安以重熙七年御前进士及第。释褐,授秘书省校书郎。《吕士安墓志》5杨晳太平十一年,擢进士乙科,为著作佐郎。《辽史》卷八九《杨晳传》6张绩太平末岁,属而立,进士乙科登第。景福秋,解褐,授将仕郎、守秘书省著作佐郎。《张绩墓志》7梁拣登进士第,解褐授秘书省校书郎。《梁援墓志》8郑恪举进士,中第三甲。选授秘书省校书郎。《郑恪墓志》9窦景庸清宁中,第进士,授秘书省校书郎,累迁少府少监。《辽史》九七《窦景庸传》10贾师训三十有五,登第。授秘省著作佐郎,调恩州军事判官。《贾师训墓志》11王师儒年二十六,举进士,屈于丙科。特授将仕郎、守秘书省校书郎。擢充枢密院令史。《王师儒墓志》12耶律俨登咸雍进士第。守著作佐郎,补中书省令史。《辽史》卷九八《耶律俨传》13张衍寿昌元年登进士第,授校书郎,管内都商税判官。迁秘书郎,知龙门县事。《张衍墓志》14范承吉天庆八年中进士丙科,授秘书省校书郎,至大定府金源令。《金史》卷一二八《范承吉传》15张昱太平五年十一月庚子,幸内果园宴,京民聚观。求进士得七十二人,命赋诗,第其工拙,以张昱等一十四人为太子校书郎,韩栾等五十八人为崇文馆校书郎。《辽史》卷一七《圣宗本纪八》16韩栾同上同上17董庠举进士第,授著作佐郎,累迁朝散大夫,守殿中少监、知惠州军州事。《董庠妻张氏墓志》18史直洵清宁八年,登进士第,释褐授著佐。《史直洵墓志》19刘公育曰公育,擢进士第,授秘书省校书郎。《刘祜墓志》20孟初大康九年,登进士第,授秘书省校书郎。《孟初墓志》21梁颖公官自著作佐郎、太子中舍、太子□□□中丞、太常丞……《梁颖墓志》22时立爱以辽大康九年登进士弟,授秘书省校书郎,泰州军事判官。《时立爱墓志》在仅有实名的22人初授官秩史料中,初授官秩为校书郎者有14位,在这14位秘书省校书郎中,仅将圣宗太平五年非正常科举考试所授张昱、韩栾记入在内,若再将不知姓名的70位记入在内,则应为84位。为著作佐郎者有8位。校书郎又分为秘书省校书郎、太子校书郎和崇文馆校书郎三种,而太子校书郎和崇文馆校书郎又仅出现于圣宗太平五年的临时试进士授官记事中,由此大致可判断辽朝进士及第初授校书郎当以秘书省校书郎为常态。从初授秘书省校书郎与初授著作佐郎的比例分析,著作佐郎似乎也应是辽朝进士及第初授官秩的常态。至于及第进士释褐后授将士郎,则有一个非常有趣的现象,即凡授将士郎者的3位,无一例外地都加“守”字,如吕士安、张绩加“守秘书省著作佐郎”、王师儒加“守秘书省校书郎”,恰与初授官职中的“秘书省校书郎”与“著作佐郎”相对应。由此推之,辽朝进士及第初授官秩中既授秩官,也授阶官。

22、寺主簿等【11】——给事郎——正八品上(一甲授)——承务郎

带待制已上职,左右曹、右名曹转左名曹,仍隔一资超转。中行郎中转左、右司郎中。

将仕郎,隋始置,为谒者台属官,从八品[22]796。至唐宋两朝演变为文散官。按唐朝文散官阶序,将仕郎是最低一阶的文散官,从九品下[9]1784-1803。宋元丰官制改革前,仍为最低一阶的文散官,从九品下[23]4050。唐宋文散官阶序一致。基于辽朝官制上承唐、横参宋的特点,辽朝文散官阶序与唐宋一脉相承是不会有问题的。此外,唐朝的文散官,据《有唐善人墓碑》所载,也可称为阶官,白居易:《有唐善人墓碑》记载:“公官:历校书郎,左拾遗,詹府司直,殿中侍御史,比部、兵部、吏部员外郎,兵部、吏部郎中,京兆少尹,沣州刺史,太常少卿,礼部、刑部侍郎,工部尚书。职:历容州招讨判官,翰林学士,鄜州防御副使,转运判官,知制诰,吏部选事。阶:中大夫。勋:上柱国。爵:陇西县开国男。”参见顾学颉点校《白居易集》,中华书局1999年版,904页。故辽朝的将仕郎似也可将之称阶官。据唐统天先生研究,辽朝阶官与唐制完全一致,并把将仕郎比附为唐制从九品下[19],这一结论应符合辽朝历史实际。换言之,辽朝进士释褐后初授官秩皆为“校书郎”“著作佐郎”等低级秩官似无疑问。

——————————以上京官—————————————

(户部转左司,刑部、度支、金部、仓部、都官、比部、司门转右司。)礼部户部 吏部

校书郎之名始见于东汉,为校书郎中的简称,职掌东观宫等藏书的校勘典籍。《后汉书》卷六○上《马融传》称:马融于永初四年,“拜为校书郎中,诣东观典校秘书。”至唐宋两朝演变为进士释褐后的初授官职之一。在唐代,校书郎的品阶为正九品上阶,然其中又有变化,如“永徽令加入从八品下,垂拱令复旧”[9]1801。这说明校书郎在唐高宗永徽令至武后垂拱令间的官阶有所抬升,而垂拱令后又改为永徽令前的官阶。在永徽改制前,对于官阶的改动有两次,即太祖武德令和太宗贞观令。从“自高宗之后,官名品秩,屡有改易”[9]1786看,武德令和贞观令似无改易官阶,且“因隋号”[9]1786。据《隋书》记载,“诸校书郎”的品阶“为正九品”[22]788-789。这与唐代基本相符。不过,唐代官阶自三品以下,正、从各品中又有上下之分,校书郎则定为“正九品上阶”,但分置于不同机构中的校书郎并非像隋代那样均为同品,有官阶之分,如秘书省校书郎为正九品上,“掌讎校典籍,刊正文章”[24]1215;秘书省著作局校书郎为正九品上[19]1855;弘文馆校书郎为从九品上,“掌校理典籍,刊正错谬”[24]1210;崇文馆校书郎为从九品下,“掌校理书籍”[24]1294。总之,校书郎在唐代是官阶较低的职官,主掌整理和校雠典籍事务。在宋朝,秘书省校书郎“为从八品”[23]4017,是宋朝后期即元丰改制后的官阶[25]。但《宋会要辑稿》载有河北、河东、燕山府路宣抚使谭稹所奏北宋末年辽官归明者的“补换格”,就文官而言,具体情况如下:“文资伪官:六尚书、尚书左右丞、侍郎、给事中、直学士、谏议大夫、少大监、大卿、少卿、殿少、将作少监、少府少监、左司郎中、郎中、员外郎、检校常侍、殿丞一等官、洗马一等官、司直秘书郎、试评事校书郎、试崇文馆校书郎(太子校书郎正字文学同)。比换朝散大夫、朝奉大夫、朝请郎、朝散郎、朝奉郎、奉议郎、通直郎、宣教郎、承事郎、承奉郎、承务郎、修职郎、迪功郎、将仕郎、文学助教。”[26]7044就此比换格记载,记辽官21个,而转换的宋官则为15个,比照唐代校书郎的官阶变化及宋朝比换格的排列顺序,“试评事校书郎”可能相当于宋朝的虚职官衔将仕郎,“试崇文馆校书郎”可能相当于文学助教。宋元丰改制后的虚职官衔将仕郎为从九品,相当于政和末改易的“迪功郎”。《宋史》卷一六九《职官志九》记载:“元丰寄禄格以阶易官,杂取唐及国朝旧制,自开府仪同三司至将仕郎,定为二十四阶。崇宁初,因刑部尚书邓洵武请,又换选人七阶。大观初又增宣奉、正奉、中奉、奉直等阶。政和末,又改从政、修职、迪功,而寄禄之格始备。自开府至迪功凡三十七阶。”在辽朝,由于没有官阶制度的明载,较难判断校书郎的官阶。不过,依据进士仕宦经历似可推定。《董庠妻张氏墓志》记载张保庸之长子张检“授文林郎、秘书省校书郎、守金原县令”[27]231。又《郑恪墓志》载郑恪及第后“选授秘书省校书郎。越明年,授松山州军事判官,加文林郎、试秘书省校书郎”[6]428,而《张思忠墓志》撰者柴德基署衔为“儒林郎、守秘书省校书郎。”[6]215说明秘书省校书郎这种秩官的官阶应该相当于阶官文林郎或儒林郎的官阶。按唐代的官阶,儒林郎为正九品上,文林郎为从九品上[19]。综合唐宋两朝校书郎官阶的演变及《宋会要辑稿》所记“补换格”,再参酌辽朝官阶的实际情状判断,辽朝秘书省校书郎的官阶不会太高,大概应为正九品或从九品,而太子校书郎、崇文馆校书郎可能官阶更低一些。此与唐统天先生给出的结论基本符合,但又小有差异。

23、两使职官上等【12】——征事郎——正八品下——承直郎

前行郎中(有出身转太常少卿,无出身转司农少卿,内见任左曹卫尉少卿,带待制已上职转右谏议大夫。)

校书郎职掌,《李继成暨妻马氏墓志》称:李继成“统和五载,霈渥槐宸,策名芸阁,始十六岁起家特授将仕郎、守崇文馆校书郎”[28]139。“芸阁”乃“芸香阁”的简称,为秘书省的别称。唐卢照邻《双槿树赋》云:“蓬莱山上,即对神仙;芸香阁前,仍观秘宝。”[29]1687唐孟浩然《寄赵正字》诗云:“正字芸香阁,幽人竹素园。”[30]1638宋王禹偁《寄献鄜州行军司马宋侍郎》诗曰:“一命佐著作,芸阁垂缨珮。”[31]655上述诗赋中所涉及的“芸阁”或“芸香阁”均指秘书省。又《张思忠墓志》记载,进士张思忠“名标桂籍,职倅芸香”[6]215。这里所云“芸香”,也是指秘书省,即张思忠曾任职于秘书省。另外,《吕□□墓志》透漏出更准确的信息:“开泰纪号之七年,故参知政事吴公叔达掌礼部也,第□一上。众伏遒丽之词,名在□□。……释褐授将仕郎,守秘书著作佐郎。始赴□阶,称于前进士;□□芸阁,号于司文郎。有典皆披遗,□悉补先皇。帝顾深台胤,留待宸居。躬陪扈于銮舆,器风流之体裁。授阁门祗候。异方宾客,咸钦东带,立朝传世,公侯佥谓,必□其始。旋从秘省,擢在谏曹,授文林郎,守右拾遗。”[7]137司文郎乃唐代秘书省著作佐郎的称谓,《新唐书·百官志二》曰:“武德四年,改著作曹曰局。龙朔二年,曰司文局;郎曰郎中,佐郎曰司文郎。”[24]1215可见,当时的吕士宗供职于秘书省。另从“旋从秘省,擢在谏曹”的宦历也对应着吕士宗是从秘书省擢升谏院供职的。故“□□芸阁,号于司文郎”的“芸阁”当指秘书省无疑。综上,供职芸香阁的校书郎职责应是校理典籍,刊正错谬。

24、两使职官中等【13】——承奉郎——从八品上——儒林郎

左、右司郎中(带待制已上职转谏议大夫。左司转左谏议,右司转左谏议,带翰林学十者,转中书舍人。)

著作佐郎,在唐代是秘书省著作局著作郎之佐官。据新、旧《唐书》记载,著作佐郎的官阶为从六品上阶[9]1805,然《旧唐书·职官志一》又云:“武德令,正七品下。”[9]1797说明著作佐郎的官阶在唐代存在变化,且官阶也较高。在辽朝,著作佐郎亦为秘书省下属机构著作局的属官[16]787。辽朝时期,著作佐郎的官阶与唐朝相比出现下降趋势。现姑举一例:《张绩墓志》载张绩解褐后,“授将仕郎,守秘书省著作佐郎。重熙初,覃加文林郎、武骑尉。二年夏,改授涿州军事判官,试大理评事”[27]179。至于“守”官,按唐朝职官制度, 《旧唐书》卷四二《职官志一》:“凡九品已上职事,皆带散位,谓之本品。职事则随才录用,或从闲入剧,或去高就卑,迁徙出入,参差不定。散位则一切以门荫结品,然后劳考进叙。武德令,职事高者解散官,欠一阶不至为兼,职事卑者,不解散官。贞观令,以职事高者为守,职事卑者为行,仍各带散位。其欠一阶,依旧为兼,与当阶者,皆解散官。永徽已来,欠一阶者,或为兼,或带散官,或为守,参而用之。其两职事者亦为兼,颇相错乱。咸亨二年,始一切为守。”辽代秘书省著作佐郎官阶应高于将仕郎或儒林郎。由此观之,著作佐郎的官阶,应相当于或高于将仕郎或儒林郎。从张绩、甯鉴的宦历看,著作佐郎的官阶就应低于“大理评事”。在唐代,将仕郎为从九品下,儒林郎为正九品上,而实职的州军事判官为流外官,无散官阶,大理评事为“从第八品下阶”[9]1801。由此可见,著作佐郎的官阶在辽朝已大为降低,大概应相当于唐朝的从九品至从八品之间。

25、两使职官下等【14】——承务郎——从八品下——文林郎

卫尉、司农少卿(转光禄少卿,带馆职转光禄卿。)

著作佐郎职掌,依前揭《李继成暨妻马氏墓志》所载李继成“守秘书省著作佐郎,职在修文”[28]139之叙事可知,李继成官衔由秘书郎迁转为著作佐郎后仍从事“修文”职务。又如前述吕德懋之子吕□□进士释褐授秘书省著作佐郎后亦供职于芸阁,也足证著作佐郎的职责是“修文”之类。此外,《旧唐书·职官志》记载:“著作郎、佐郎掌修撰碑志、祝文、祭文,与佐郎分判局事也。”[9]1855唐朝著作佐郎在承担修撰碑志、祝文、祭文等“修文”任务外,还有具体负责管理著作局日常事务的职能。由此推之,辽朝著作佐郎当亦可能有具体负责管理著作局日常事务的职能。

26、初等职官【15】——儒林郎——正九品上——从事郎

光禄少卿(转司家卿,带馆职转光禄卿。)

辽朝进士宦历中,除明载校书郎、著作佐郎为初授官秩外,其余者所叙初官常常为巡捕官、幕官、起居郎、军事判官、枢密院令史、中书省令史、管内都商税判官、太子中舍、州刺史、县令、枢密直学士等,上述所叙初官多为实职,与初授的校书郎、著作佐郎等官秩完全不同,并非进士及第释褐后所授的初授秩官。而且多用“为”“累迁”“调”“历”“勾充”“官至”等字词表示,鲜有用“授”“选授”者,此很可能是区分进士宦历所记初授官秩与初授官职区分的“标志性”语言。

27、令录【16】——登仕郎——正九品下——从政郎

太常少卿(转光禄卿,任三司副使、修撰,取旨。)

根据以上考论,辽朝进士释褐后,初授官秩以校书郎、著作佐郎为常态,主要在秘书省、崇文馆等处从事修文或校讎典籍的事务,同时还授有阶官。②此种情况,大概应是辽朝中后期才形成的制度,而在辽朝前期似乎与之还微有差别,如穆景时代的常遵化,“幼而倍愍,长以刚直。辩理从童,登场得弟”;“应历十年,除授霸州文学参军”;“保宁元年,授将仕郎,守霸州归化县令”;“保宁八年,授霸州观察判官,加试大理司直,兼监察御史”[6]127。将仕郎乃阶衔中最末一级,常遵化进士释褐(常遵化进士及第至晚在应历十年后并未授予,直至保宁元年才获得阶衔,兹可证辽朝前期官秩、官职与官阶授予并非完全同步,处于乖离状态,这说明辽朝科举制度虽然承继唐朝科举制度而来,但并非机械地继承,而具有稍异的变化性。

28、试令录【17】——文林郎——从九品上——修职郎

司家卿(转少府监,带馆职转光禄卿。)

参考文献:

29、判司薄尉【18】——将仕郎——从九品下——迪功郎

少府监(转卫尉卿,带馆职转光禄卿。)

[1]杨树藩.辽金贡举制度[C]//宋史研究集:第7辑.台北:中华丛书编审委员会,1974:115-149;中国历史学会史学集刊,1973,.

——————————以上选人—————————————

卫尉

[2]都兴智.有关辽代科举的几个问题[J].北方文物,1991,;都兴智.辽金史研究[M].北京:人民出版社,2004:12-21;张希清.辽宋科举制度比较研究[C]//张希清,等.10-13世纪中国文化的碰撞与融合.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06:85-113;李桂芝.辽金科举研究[M].北京:中央民族大学出版社,2012:38-90;高井康典.辽朝科举与辟召[J].程妮娜,译.史学集刊,2009,.


光禄卿

[3]蒋金玲.辽代进士仕宦问题考述[J].中国边疆史地

1、“卿、监”——包括光禄寺卿、卫尉寺卿直至殿中省监、少府监。

秘书监

②辽耶律兴撰《梁颖墓志》述墓主宦历时,将“官”与“职”分开叙录(杨卫东:《辽朝梁颖墓志铭考释》,《文史》第1辑,2011年),说明辽朝官员有官、职、阶之分。据此,上文中的校书郎、著作佐郎很显然应属“官”的范畴。据王曾瑜先生、陈晓伟先生研究,“官”即官阶、官秩,为“虚衔”,“职”即实职,是具有实际事务的差遣(参见陈晓伟《辽朝文官阶制再探》,刘宁、张力主编:《辽金历史与考古国际学术研讨会论文集》,辽宁教育出版社2012年版,608-617页)。正如前文所云,从墓志所反映的实际情况看,校书郎、著作佐郎似乎又不是完全的虚衔,可能兼摄阶官,亦有实际职务。

2、前、中、后行分别指吏部与兵部、户部与刑部、礼部与工部。

中书舍人

研究,2012,.

比如改制前的“都官员外郎(属刑部)”就是中行员外郎。

谏议大夫

[4]脱脱:金史[M].北京:中华书局,1975.

石越曾任的“礼部郎中”(出知杭州时所带阶官)就是后行郎中,相当于改制后的从五品下朝散大夫。

给事中(转工部侍郎,带翰林学士己上职转礼部侍郎。)

[5]清官修.续通志[M].杭州:浙江古籍出版社,2000.

3、“前行员外郎等”包括前行员外郎和侍御史。

太子宾客

[6]向南,辑注.辽代石刻文编[G].石家庄:河北教育出版社,1995.

4、“中行员外郎等”包括中行员外郎和起居舍人。

工部侍郎(转刑部侍郎,两府转户部侍郎,宰相转兵部侍郎。)

澳门新葡亰平台官网,[7]北京市文物研究所.鲁谷金代吕氏家族墓葬发掘报告[R].北京:科学出版社,2010.

5、“后行员外郎等”包括后行员外郎和左右司谏。

礼部侍郎(转户部侍郎,宰相转吏部侍郎。)

[8]杨学为.中国考试通史:第1卷[M].北京:首都师范大学出版社,2004.

6、“国子监博士等”包括国子监博士、太常博士和左右正言。

刑部侍郎(转兵部侍郎,两府转吏部侍郎,宰相转礼部尚书。)

[9]刘昫,等:旧唐书[M].中华书局,1975.

7、“殿中丞等”包括殿中省丞、太常寺丞、秘书省丞和著作郎。

户部侍郎(转吏部侍郎,宰相转礼部尚书。)

[10]陈景富,主编.大慈恩寺志[M].西安:三秦出版社,2000.

8、“太子中允等”包括太子中允、左右赞善大夫、太子中舍、太子洗马等。状元可授此阶,但罕见,设定时应注意。

兵部侍郎(转右丞,两府转左丞,宰相转礼部尚书。)

[11]薛居正,等.旧五代史[M].北京:中华书局,1976.

9、“寺丞等”包括诸寺、监丞及著作佐郎。

吏部侍郎(转左丞,宰相转礼部尚书。)

[12]李肇.唐国史补[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79.

10、“大理评事等”包括大理评事、太常寺太祝、奉礼郎。

左、右丞(转工部尚书,两府转礼部尚书。)

[13]郭绍虞.宋诗话辑佚:下册[G].北京:中华书局,1980.

11、“寺主簿等”包括诸寺、监主簿和秘书省校书郎、正字。

工部尚尚书(转礼部尚书,两府转刑部尚书。)

[14]司马光.资治通鉴[M].中华书局,1956.

12、“两使职官上等”指三京判官、留守判官、节度判官、观察判官。

礼部尚书(转刑部尚书,两府转户部尚书。)

[15]高福顺.辽朝科举考试中的府试[J].学习与探索,2012,.

13、“两使职官中等”指节度使掌书记、观察支使、防御判官、团练判官。进士一甲的后进名次及二甲就会拿到这些官,然后下基层(州判、知县乃至县尉)。

刑部尚书(转户部尚书,两府转兵部尚书。)

[16]脱脱.辽史[M].中华书局,1974.

14、“两使职官下等”指京府推官、留守推官、节度推官、观察推官和军事州判官。

户部尚书(转兵部尚书,两府转吏部尚书。)

[17]高福顺.辽朝历科状元考论:以圣宗统和六年以后开科考试为中心[C]//科举学论丛:第2辑.上海:线装书局,2011.

15、“初等职官”指防御、团练、军事州推官和军、监判官。

兵部尚书(转吏部尚书,两府转太子少保,宰相转右仆射。)

[18]厉鄂.辽史拾遗[M].上海:商务印书馆,1936.

16、“令录”指作为阶官的“县令、录事参军”。

吏部尚书(转太子少保,宰相转左仆射。)

[19]唐统天.辽代汉官的散阶制[J].社会科学辑刊,1988,.

17、“试令录”指作为阶官的“试衔知县、知录事参军”。

太子少保

[20]杨卫东.辽朝梁颖墓志铭考释[C]//文史:第1辑.北京:中华书局,2011.

18、“判司簿尉”指作为阶官的“三京军巡判官、除录事之外的各种参军、县主簿和县尉”。

右仆射

[21]陈康.辽杜悆墓志考[C]//北京文物与考古:第5辑.北京:北京燕山出版社,2002.


太子少傅

[22]魏征,等.隋书[M].北京:中华书局,1973.

举例:

左仆射

[23]脱脱.宋史[M].北京:中华书局,1977.

比如石越,最初的本官是著作佐郎,状元也少有的特殊待遇。换阶后为第20等,从七品上朝散郎,京官最高阶。他在改制之前是左谏议大夫,查表是第8阶文官,应换太中大夫,换完后是从四品上。朝廷就根据这个给他发基本工资。

司空

[24]宋祁,欧阳修.新唐书[M].北京:中华书局,1975.

之后他任的实际职务是太府寺卿、参知政事。太府寺卿秩正四品上,参知政事更是正三品大员。但不等于说从四品上散阶的石越就不能当,因为可以“守”。担任这个职务之后朝廷还会给他发一笔职务工资(只有宰相是把基本工资和职务工资合起来发的)。

太子少师

[25]俞宗宪.宋代职官品阶制度研究[J].文史:第21辑.北京:中华书局,1983.


司徒

[26]徐松,辑.宋会要辑稿[M].北京:中华书局,1957.

石越本官考:

太子太保

[27]陈述,辑校.全辽文[C].北京:中华书局,1982.

著作佐郎(熙宁三年九月,1070)【相当于改制后从七品上】——【改朝官】著作郎(熙宁五年四月,1072)【相当于改制后正七品上】——兵部员外郎?(有出身人可以直接由著作郎经左右正言或监察御史转前行/后行员外郎再转中行郎中)【相当于改制后正六品上】——前行郎中(熙宁六年夏)【相当于改制后正五品下】——左谏议大夫(熙宁七年底)【相当于改制后从四品上】——熙宁八年改官制,以阶易官,“本官”一说废。

太子太傅

[28]北京市文物局.北京辽金史迹图志[C].北京:燕山出版社,2004.


太子太师

[29]董浩,等.全唐文:第2册[C].北京:中华书局,1983.

太保

[30]彭定求,等.全唐诗:第3册[C].北京:中华书局,1999.

太傅

[31]傅璇琮,等.全宋诗:第2册[C].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1995.

太尉

太师(太师、太傅、太保谓之三师,太尉、司徒、司空谓之三公。凡除授,则自司徒迁太保,自太傅迁太尉,检校亦如之。)治平三年,翰林学士贾黯奏:"近者皇子封拜,并除检校太傅。臣按官仪,自后魏以来,以太师、太傅、太保为三师,太尉、司徒、司空为三公,国朝因之。《六典》曰:'三师,训导之官也。'盖天子之所师法。今皇太子以师傅名官,于义弗安,莫甚于此,盖前世因循,失于厘正。臣愚以谓自今皇子及宗室卑者除官,并不可带师傅之名,随其叙迁改授三公之官。"诏候将来因加改正。自此,皇子及宗室卑行,遂不除三师官。

宋初,台、省、寺、监官犹多莅本司,亦各有员额资考之制,各以曹署闲剧著为月限,考满则迁,庆恩止转阶、勋、爵、邑。建隆二年,始以右监门卫将军魏仁涤为右神武将军,水部员外郎朱洞为都官员外郎,监察御史李铸为殿中侍御史,以仁涤等掌麹蘖、领关征外有羡也。自是,废岁满叙迁之典。是后,多掌事于外,诸司互以他官领之,虽有正官,非别受诏亦不领本司之务。又官有其名而不除者甚众,皆无定员、无月限,不计资品,任官者但常食其奉而已。时议以近职为贵,中外又以差遣别轻重焉。

武臣三班借职至节度使叙迁之制(三班借职以下,亦有磨勘转官法,缘未受真命,今不具录。)

三班借职

三班奉职

右班殿直

左班殿直

右侍禁

左侍禁

西头供奉官

东头供奉官

内殿崇班

内殿承制(制转供备库使,有战功转礼宾副使,特旨东西染院、西京作坊)副使,有战功,并谓曾经

供备库使(转西京左藏库副使,有战功转如京副使。)

礼宾副使(转崇仪副使,有战功转洛苑副使。)

西染院副使(转如京副使,有战功转内园副使。)

东染院副使(转洛苑副使,有战功转六宅副使。)

西染院使(转如京使,有战功转内园使。)

东染院使(转洛苑使,有战功转文思使。)

西京作坊使(转文思使,有战功转庄宅使。)

西京左藏库使(转六宅使,有战功转西作坊使。)

崇仪使(转六宅使,有战功转西作坊使。)

如京使(转庄宅使,有战功转东作坊使。)

洛苑使(转西作坊使,有战功转左藏库使。)

内园使(转东作坊使,有战功转内藏库使。)

文思转(转左藏库使,有战功转右骐骥使。)

六宅使(转内藏库使,有战功转左骐骥使。)

庄宅使(转右骐骥使,有战功转宫苑使。)

西作坊使(转左骐骥使,有战功转宫苑使。)

东作坊使

左藏、内藏、左右骐骥、宫苑使

皇城使(转遥郡刺史。凡已上使、副,除皇城系东班,馀并西班。其东班翰林以下十九司使、副,虽有见在官及迁转法,并授伎术官。)

遥郡刺史(转遥郡团练使,特旨转正刺史。)

遥郡团练使(转遥郡防御使,特旨转正团练使。)

刺史

团练使,遥郡防御使

防御使

观察使

节度观察留后

节度使

武臣自通事舍人转横班例

通事舍人(转西上閤门副使。其东上閤门副使,非特恩不迁。)

东、西上閤门副使

引进副使

客省副使

西上閤门使

东上閤门使

四方馆使

引进使

客省使

右内客省使至閤门使谓之横班,皇城使以下二十名谓之东班,洛苑使以下二十名谓之西班,初犹有正官充者,其后但以检校官为之,或领观察使、防御使、团练使、刺史。(景祐元年诏:"副使自今改正使,于本额下五资迁之。"旧无定员,庆历四年诏:"客省、引进、四方馆使各一人,东、西上閤门使共四人,閤门、引进、客省副使共六人,閤门通事舍人八人。"治平二年,枢密院奏:"嘉祐三年诏:'非军职当罢、横行岁满当迁及有战功殊绩,皆不得除正任。当迁,则改州名,或加检校官、勋、封,食邑。'自降诏以来,正任刺史以上绝升进之望。今欲因知藩要州郡,或路分总管,如再经改州名或加检校官、勋、封食邑已及十年者,与迁官,至节度观察留后止。又客省、引进、四方馆旧置使三员,东、西上閤门旧置使四员,今并增为六员。閤门、引进、客省,旧制副使六员,今并增为八员。閤门旧通事舍人八员,今增为十员。凡所增置,须见任官当迁及有阙乃补。其皇城使改官及七年,如曾历边任、有本路监司总管五人已上共荐者,欲除遥郡刺史至遥郡防御使止。"诏:"自今皇城、宫苑副使当磨勘者,各于本班使额自下升五资改诸司使。其自左藏库副使已上因酬奖及非次改官者,听如旧。馀皆从枢密院之请。"初,英宗谓执政曰:"诸司副使改转使,当从供备库使始,今对行升五资,太优。"于是合议条奏而为此例。)

宗室自率府副率至侍中叙迁之制)

太子右内率府副率(转太子右监门率府率。)

太子右监门率府率

右千牛卫将军(转右监门卫大将军。)

右监门卫大将军

遥郡刺史(转遥郡团练使,继诸王后、见封国公及特旨,即转正刺史。)

遥郡团练使(转遥郡防御使。继诸王后、见封国公及特旨,即转正团练使。)

刺史

团练使

防御使

观察使

节度观察留后(转节度使,特旨转左、右卫上将军。)

左、右卫上将军节度使(转节度使同中书门下平章事。)

节度使同中书门下平章事

节度使兼侍中。

内臣自皇城使特恩迁转例(合该磨勘,并临时用例,取旨改转。)

皇城使(转昭宣使。国朝亦有外官为昭宣使者。)

昭宣使

宣政使

宣庆使

景福殿使

延福宫使(凡不转昭宣已上五使者,并转遥郡。)

入内内侍省内臣叙迁之制。)

祗候班(虽有转官法,近年无迁转之人,惟叙官者一级当一官,内侍省同。)

北班内品

后苑散内品

后苑勾当事内品

后苑内品

把门内品

入内内品

贴祗候内品

祗候小内品

祗候内品

祗候高班内品

祗候高品

祗候殿头

右系责降及责降人保引。

内待班

黄门

高班

高品

内侍殿头

内西头供奉官

内东头供奉官(东头供奉官已上转官,依外官。)

内侍省内臣叙迁之制。)

祗候班)

后苑散内品

散内品

北班内品(转后苑勾当事内品。)

后苑勾当事内品

把门内品、后苑内品

内品

贴祗候内品

祗候内品

祗候高班内品

祗候高品)

右系责降及责降人保引(亦有非卖降由奏荐而除者。入内内侍省同。)

内侍班

黄门

高班

高品

殿头

内西头供奉官

内东头供奉官(东头供奉官已上转官,依外官例。)

右宋初以来,内侍未尝磨勘转官,唯有功乃迁。至景祐中,诏:"内臣入仕三十年,累有勤劳,经十年未尝迁者,奏听旨。"犹无磨勘定格也。庆历以后,其制渐隳。黄门有劳至减十五年,而入仕才五七年有劳至高品已上者,两省因著十年磨勘之例,而减年复在其中。嘉祐六年,枢密院始议厘革。乃诏:"内臣入仕并三十年磨勘,已磨勘者,其以劳得减年者毋得过五年。"

选人选京官之制

有出身:

判、司、簿、尉,七考除大理寺丞。(不及七考,光禄寺丞。不及五考,大理评事。不及三考,奉礼郎。)

初等职官,知令、录,六考除大理寺丞。(不及六考,光禄寺丞。不及三考,大理评事。)

两使职官,知令、录,六考除著作佐郎。(不及六考,大理寺丞。不及三考,光禄寺丞。)

支、掌、防、团判官,六考除太子中允。(不及六考,著作佐郎。)

节、察判官,六考除太常丞,(不及六考,太子中允。)

无出身:

判、司、簿、尉,七考除卫尉寺丞。(不及七考,大理评事。不及五考,奉礼郎。不及三考,守将作监主簿。)

初等职官,知令、录,六考除卫尉寺丞。(不及六考,大理评事。不及三考,奉礼郎。)

两使职官,知令、录,六考除大理寺丞。(不及六考,卫尉寺丞,不及三考,大理评事。)

支、掌、防、团判官,六考除著作佐郎。(不及六考,大理寺丞。)

节、察判官,六考除太子中允。(不及六考,著作佐郎。)

吏部流内铨诸色入流及循资磨勘选格入流

有出身:

进士、明经入望州判、司,次畿簿、尉。

《九经》入紧州判、司,望县簿、尉。

诸科、(《五经》、《三礼》、《三史》、《三传》,今虽无此科,缘见有逐色人。)明法入上州判、司,紧县簿、尉。

学究、武举得班行人换授,入中州判、司,上县簿、尉。

无出身:

太庙齐郎入中下州判、司,中县簿、尉。

郊社齐郎、旧掌坐同。试衔白衣送铨注官,司士、文学、参军、长史、司马、助教得正官,并班行试换文资,入下州判、司,中下县簿、尉。

三色人:

摄官入小县簿、尉。

进纳授试衔,入下州判、司,中下县簿、尉。"

授太庙齐郎,入中州判、司,中县簿、尉;流外入下县簿、尉。

已上并许超折地望注授。

循资

常调:

判、司、簿、尉有出身两任四考,无出身两任五考,摄官出判、司三任七考,并入录事参军。但有举主四人或有合使举主二人,并许通注县令,流外出身四任十考,入录事参军。内系驱使官、沿堂五院人,只注大郡判、司,大县簿、尉。进纳出身三任七考,曾省试下第二任五考,入下州令、录,仍差监当。

酬奖:

判、司、簿、尉初任循一资入知令、录,次任二考已上入正令、录。

知令、录循一资入初等职官,正令录入两使职官。

初等职官循一资入两使职官,两资入支、掌、防、团判官,三资入节、察判官。

恩例:

判、司、簿、尉用祖父五路及广、桂知州带安抚。并知成都府、梓州及川、广转运提刑等恩例陈乞,循入试衔知县,仍差监当。

奏荐:

判、司、簿、尉。

举职官,有出身四考、有举主三人,移初等职官,仍差知县。有出身四考、无出身六考注初等职官。有出身六考、无出身七考注两使职官。

举县令,有出身三考、无出身四考,摄官出身六考、有举主三人,进纳出身六考、有举主四人,流外出身三任七考、有举主六人,并移县令。内流外人入录事参军。

令、录系举人入,任内有京官举主二人,循两使职官、知县。

初等职官、知县系举人入,任内有京官职举主二人,循两使职官,如愿知县者听。

磨勘:

判、司、簿、尉七考,知令、录、职官六考,有京官举主五人,内一员转运使、副或提刑,并磨勘引见,转合入京朝官。

两使职官、知县系举人入,并因举循入,任内有京官举主二人,磨勘引见,转合入京官。

令、录流外出身,系举人入,任内有班行举主三人,磨勘引见,改换班行。

差摄:

长史、文学 两举进士 三举诸科 特恩与摄官

已上,广南东路长史、文学与举人,中半差摄;西路长史、文学七分,举人二分,特恩摄官一分。

试补:

正额及额外摄官并试公案,以合格名次高下差摄。内试不中及不能就试者,并在试中人之下。

解发:

入额人一任实满四年与解发。如差监当、监税,即以二年为一任,理两摄,并解发赴铨。海北摄官差往海南,减一年。犯公罪展摄二年,监当亏少课利罚半月奉者,添摄一任,罚一月奉者添摄两任。

流外出官法

尚书省(书令史、都省二十四司、礼部贡院、吏部流内铨、官诰院七选,都省敕库、兵部甲库八选,诸司驱使官、都省散官十九选,贡院散官十八选:并补正名后理,或酬奖,减一等出簿、尉。)

门下省(白院令史七选,画头、书院、甲库令史赞者八选,并补正名后理;驱使官九选,授勒留官后理:并出簿、尉。)中书省(白院令史七选,甲库令史八选,并补正名后理;驱使官九选,授勒留后理,并出簿、尉。学士院录事补正名后理,三年出奉职。孔目官遇大礼,从上出一名,不遇大礼七选;驱使官遇大礼,从上三人并出簿、尉,不遇恩十选,并授勒留官后理。)

御史台(令史七选补正名,驱使官九选授勒留官,并出簿、尉。引赞官补正名后,遇大礼出录事参军。试中刑罚人充主推,五年出奉职。书史五年,出借职。系诸处取到人充主推,八年出借职。书史出三班差使。)

三司(三部都孔目官三年出西头供奉官;前、后行入仕三十年已上,遇大礼,从上各出二人,前行出奉职,后行出借职;子司勾覆、开拆官五年出左、右班殿直,前、后行出二人。同三部衙司都押衙三年出奉职,衙佐三年出借职;通引官行首司五年出奉职:并补正名后理。)

开封府(孔目官补正名后理,五年出右班殿直。左知客押衙六年、通引官左番行首七年的出奉职,并补正名后理。支计官、勾覆官、开拆官、接押官出奉职,诸司行首前行出借职,并遇大礼,以入仕及三十年已上者三人出职。)

殿前司(孔目官五年出右侍禁,通引官行首三年出奉职,并补正名后理。)

马步军司(孔目官五年出右班殿直,通引官行首三年出借职,并补正名后理。)

入内、内侍两省(前、后行补正名后理,三年出奉职。)

大宗正司(勾押官补正名后理,三年出借职。)

三班院(勾押官补正名后理,五年出奉职。)

审官院(令史授勒留官后理,七年出簿、尉。)

九寺(府史,太常、大理寺七选;宗正、光禄、太府、太仆、卫尉、鸿胪、司农寺十选;驱使官十九选;宗正司楷书八选:并补正名后理,出簿、尉。)

诸监(都水监勾押官补正名后理,三年出奉职。少府、将作监府史十选,国子监八选,司天监礼生、历生选,少府,将作监驱使官十九选:并补正名后理,出簿、尉。)

群牧司(都勾押官补正名后理,三年出奉职。)

客省(行首补正名后理三年,勾押官五年,并出奉职。承受并驱使官授勒留官后理,七选出簿、尉。)

四方馆(书令史补正名后理,八选;表奏官、驱使官授勒留官后理,九选,并出簿、尉。)

閤门(行首补正名后理,三年出右侍禁。承受授勒留官后理,七选出簿、尉。)

太常礼院(礼直官自补副礼直官后,六经大礼,出西头供奉官。礼生补正名后理,六选出簿、尉。)

审刑院(充本院书令史后理,六选出簿、尉。)

秘书殿中省(令史、楷书并补正名后理,八选出簿、尉。)

起居院(楷书八选、驱使官十九选,并补正名后理,出薄、尉。)

崇文院(孔目官补正名后理,遇大礼,出奉职。)

三馆(孔目官、四库书直官八选,楷书七选,书直、书库、表奏官九选,守当官十选,并授勒留官后理;楷书补正名后理:并出簿、尉。)

秘阁(典书、楷书并补正名后理,七选出簿、尉。)

军头引见司(勾押官补正名后理,五年出右班殿直。)

皇城司(勾押官补正名后理,三年出奉职。)

内东门司(押司官补正名后理,三年出借职。)

管勾往来国信所(勾押官补正名后理,三年出奉职。)

翰林司(专知官三年界满,大将,出奉职。)

内藏库(专知官三年界满,出借职。)

御药院(押司官补正名后理,三年出借职。)

御书院(待诏五年出左班殿直,书艺十年出右班殿直,御书祗候十五年出借职,并补正名后理。)

进奏院(进奏官补正名后理,十五年遇大礼,无过犯,从上五人出职。有过犯经洗雪,曾经决责,出借职。人数无定限。)

进厨(勾押官补正名后理,三年出职。)

金吾街司、仗司(孔目官,表奏、勾押、驱使官,并补正名后理,十九选出簿、尉。文臣换右职之制)

秘书监

大卿、监

秘书少监,太常、光禄少卿

少卿、监(换皇城命名、遥郡刺史。)

带职郎中

前行郎中

中行郎中

后行郎中

带职前行员外郎前行员外郎并

带职中行员外郎,起居舍人,侍御史,中行员外郎

带职后行员外郎,左、右司谏,殿中侍御史,后行员外郎(并换供备为使。已上并带遥郡刺史。)

带职博士,左、右正言,监察御史

太常博士

国子博士

太常丞

秘书丞

殿中丞,著作郎

太子中允

太子左右赞善大夫、中舍、洗马

秘书郎,著作佐郎

大理寺丞

诸司监丞,节度、观察判官

大理评事,节度掌书记,观察支使

太常寺太祝,奉礼郎

初等职官,知令、录并两使职官,防御、团练判官,令、录未及三考

初等职官,知令、录未及三考

判、司、簿、尉

试衔齐郎并判、司、簿、尉未及三考(换三班借职,已上京官至太常丞带职,加一资换。)

右文官换右职者,除流外、进纳及犯私罪情重并赃罪外,年四十以下并许试换右职。三班使臣补换及三年、差使及五年,方许试换。已上并召京朝官或使臣二人委保。其文臣待制、武臣观察使已上原换官,取旨。

绍兴复修试换之令,淳熙增广尚左、尚右、待左、侍右换官之格,列而书之,以见新式。若中大夫而下文臣换官。仍政和旧制,则不书。

诸训武郎至进武校尉,不曾犯赃私罪及笞刑经决而愿换文资者,听召保官二员,具家状连保状二本,诣登闻鼓院投进乞试。(外任人候替罢就试。文资换武者听。)准此,即授小使臣后未及三年,授进武校尉后未及五年,三省、枢密院书令史以下授使臣、进武校尉;若保甲及试武艺并进纳、流外出身,不用此令。诸武臣试换文资,于《易》、《诗》、《周礼》、《礼记》各专一经,仍兼《论》、《孟》;原试诗赋及依法官条试断案、《刑统》大义者,听。

换官:尚右,训武、修武郎换宣教郎。侍左,承直郎换从义郎。文林、从政郎奏换忠翊郎,未满三考成忠郎。从事、修职换成忠郎,未满三考保义郎。迪功郎换成节郎,未满三考承信郎。将仕郎换承信郎,侍右,从义郎换宣义郎。秉义郎换承事郎。忠训郎换承奉郎。忠翊郎换承务郎。成忠郎换从事郎。保义郎换修职郎。承节、承信郎换迪功郎。进武校尉、进义校尉换将仕郎。荫补换使臣。承奉郎换忠翊郎。承务郎换成忠郎。文林郎换保义郎。从事、从政、迪功、通事郎换成节郎。登仕、将仁郎换承信郎。

文散官二十九

开府仪同三司 特进 光禄大夫

金紫光禄大夫 银青光录大夫 正奉大夫

中奉大夫 太中大夫 中大夫

中散大夫 朝奉大夫 朝散大夫

朝请大夫 朝奉郎 承直郎

奉直郎 通直郎 朝请郎

宣德郎 朝散郎 宣奉郎

给事郎 承事郎 承奉郎

承务郎 儒林郎 登仕郎

文林郎 将仕郎

右朝官阶、勋高,遇恩加八大夫。

武散官三十一

骠骑大将军 辅国大将军 镇国大将军

冠军大将军 怀化大将军 云麾将军

归德将军 忠武将军 壮武将军

宣威将军 明威将军 定远将军

宁远将军 游骑将军 游击将

昭武校尉 昭武副尉 振威校尉

振威副尉 致果校尉 致果副尉

翊麾校尉 翊麾副尉 宣节校尉

宣节副尉 御武校尉 御武副尉

仁勇校尉 仁勇副尉 陪戎校尉

陪戎副卫

右文散官阶上经恩加一阶,郎阶上京朝官加五阶,选人加一阶,武散官冠军大将军、使相、节度使起复,改授游击将军,虽中书主事、诸司吏人加授,亦无累加法,馀不常授。已上文武三品已上服紫,五品已上服绯,九品已上服绿。

《元丰寄禄格》以阶易官,杂取唐及国朝旧制,自开府仪同三司至将仕郎,定为二十四阶,崇宁初,因刑部尚书邓洵武请,又换选人七阶。大观初又增宣奉、正奉、中奉、奉直等阶。政和末,又改从政、修职、迪功,而寄禄之格始备。自开府至迪功凡三十七阶。

新官 旧官

开府仪同三司 使相谓节度使兼侍中、中书令、或同平章事

特进 左、右仆射

金紫光禄大夫 吏部尚书

银青光禄大夫 五曹尚书

光禄大夫 左、右丞

宣奉大夫

正奉大夫

正议大夫 六曹侍郎

通奉大夫

通议大夫 给事中

太中大夫 右、右谏议大夫

中大夫 秘书监

中奉大夫

中散大夫 光禄卿至少府监

朝议大夫 太常卿、少卿,左、右司郎中

奉直大夫

朝请大夫 前行郎中

朝散大夫 中行郎中

朝奉大夫 后行郎中

朝请郎 前行员外郎,侍御史

朝散郎 中行员外郎,起居舍人

朝奉郎 后行员外郎,左、右司谏

承议郎 左、右正言,太常、国子博士

奉议郎 太常、秘书、殿中丞,著作郎

通直郎 太子中允、赞善大夫、洗马

宣教郎 著作佐郎,大理寺丞

(元丰本"宣德",政和避宣德门改。)

宣义郎 光禄卫尉寺、将作监丞

承事郎 大理评事

承奉郎 太祝,奉礼郎

承务郎 校书郎,正字,将作监主簿

承直郎 留守、节察判官

儒林郎 节察掌书记、支使,防、团判官

文林郎 留守、节察推官,军、监判官

从事郎(承直至此四阶,并崇宁初换。) 防、团推官,监判官

从政郎崇(宁通仕,政和再换。) 录事参军,县令

修职郎(崇宁登仕,政和再换。) 知录事参军,知县令

迪功郎(崇宁将仕,政和再换。) 军巡判官,司理,司法,司户,主簿、尉

国朝武选,自内客省至閤门使、副为横班,自皇城至供备库使为诸司正使,副为诸司副使,自内殿承制至三班借职为使臣,元丰未及更,政和二年,乃诏易以新名,正使为大夫,副使为郎,横班十二阶使、副亦然。六年,及增置宣正、履正、协忠、翊卫、亲卫大夫郎,凡十阶,通为横班。自太尉至下班祗应,凡五十二阶。

新官 旧官

太尉(政和新置,以太尉本秦之主兵官、遂定为武阶之首。)

通侍大夫 内客省使

正侍大夫 延福宫使

宣正大夫 履正大夫

协忠大夫

中侍大夫 景福殿使

中亮大夫 客省使

中卫大夫 引进使

翊卫大夫

亲卫大夫

拱卫大夫

左武大夫 东上閤门使

右武大夫 西上閤门使

正侍郎

宣正郎

履正郎

协忠郎

中侍郎

中亮郎 客省副使

中卫郎 引进副使

翊卫郎

拱卫郎

左武郎 东上閤门副使

右武郎 西上閤门副使

武功大夫 皇城使

武德大夫 宫苑、左右骐骥、内藏库使

武显大夫 左藏库、东西作坊使

武节大夫 庄宅、六宅、文思使

武略大夫 内园、洛苑、如京、崇仪使

武经大夫 西京左藏库使

武义大夫 西京作坊、东西染院、礼宾使

武翼大夫 供备库使

武功郎 皇城副使

武德郎 宫苑、左右骐骥、内藏库副使

武德郎 左藏库、东西作坊副使

武节郎 庄宅、六宅、文思副使

武略郎 内园、洛苑、如京、崇仪副使

武经郎 西京左藏库副使

武义郎 西京作坊、东西染院、礼宾副使。

武郎翼 供备库副使

敦武郎 内殿承制

修武郎 内殿崇班

从义郎 东头供奉官

秉义郎 西头供奉官

忠训郎 左侍禁

忠翊郎 右侍禁

成忠郎 左班殿直

保义郎 右班殿直

承节郎 三班奉职

承信郎 三班借职

下班祗应 殿侍

元丰官制定,有请并易内侍官名者,神宗曰:"祖宗为此名,有深意,岂可轻议?"政和二年,始遂改焉。凡十有二阶。

新官 旧官

供奉官 内东头供奉官

左侍禁 内西头供奉官

右侍禁 殿头

左班殿直 高品

右班殿直 高班

黄门 黄门

祗候侍禁 祗候殿头

祗候殿直 祗候高品

祗候黄门 祗候高班内品

内品

祗候内品

贴祗候内品(已上三名仍旧不改。)

政和初,既易武阶,遂改医官之名,凡十有四阶。

新官 旧官

和安、成和、成安、成全大夫 军器库使

保和大夫 西绫锦使

保安大夫 榷易使

翰林良医 翰林医官使

和安、成和、成安、成全郎 军器库副使

保和郎 西绫锦副使

保安郎 榷易副使

翰林医正 翰林医官副使

凡除职事官,以寄禄官品之高下为准:高一品已上为行,下一品为守,下二品已下为试,品同者否。绍圣三年,户部侍郎吴居厚言:"神宗官制,凡台、省、寺、监之制,有行、守、试三等之别。元祐中,裁减冗费,而职事官带行者第存虚名而已,请付有司讲复旧制。"从之。四年,翰林学士蒋之奇言:"所谓试,则非正官也。今尚书、侍郎皆正官,而谓之试,失之矣。如以其阶卑,则谓之守可也。臣请凡为正官者皆改试为守。"崇宁中,吏部授选人差遣,亦用资序高下分行、守、试三等。政和三年,诏选人在京职事官,依品序带行、守、试,其外任则否。宣和以后,官高而仍旧职者谓之领,官卑而职高者谓之视,故有庶官视从官,从官视执政,执政视宰相。凡道官亦视文阶云。

爵一十二

王 嗣王 郡王 国公 郡公 开国公 开国郡公 开国县公 开国侯 开国伯 开国子 开国男

右封爵,皇子、兄弟封国,谓之亲王。亲王之子承嫡者为嗣王,宗室近亲承袭,特旨者封郡王,遇恩及宗室祖宗后承袭及特旨者封国公。馀宗室近亲并封郡公。其开国公、侯、伯、子、男皆随食邑:二千户已上封公,一千户已上封侯,七百户已上封伯,五百户已上封子,三百户已上封男。见任、前任宰相食邑、实封共万户。(嗣王、开国郡公、县公后不封。)

勋一十二

上柱国 柱国 上护军 护军 上轻车都尉 轻车都尉 上骑都尉

骑都尉 骁骑尉 飞骑尉 云骑尉 武骑尉

右骑都尉已上,两府并武臣正任已上经恩加两转,文武朝官加一转。武骑尉已上,京官加一转,朝官虽未至骁骑尉,经恩亦便加骑都尉。

功臣

推忠 佐理 协谋 同德 守正 亮节

翊戴 赞治 崇仁 保连 经邦

右赐中书、枢密臣僚。(宰相初加六字,馀官初加四字,其次并加两字,旧有功臣者改赐。)

推忠 保德 翊戴 守正 亮节 同德

佐运 崇仁协恭 赞治 宣德 纯诚

保节 保顺 忠亮 竭诚 奉化 效顺

顺化

右赐皇子、皇亲、文武臣僚、外臣(初加四字,次加两字。)

拱卫 翊卫 卫圣 保顺 忠勇 拱极 护圣 奉庆 果毅 肃卫

右赐诸班直将士禁军初加二字,再加亦如之。

检校官一十九

太师 太尉 太傅 太保 司徒

司空 左仆射 右仆射 吏部尚书 兵部尚书 户部尚书 刑部尚书 礼部尚书 工部尚书 左散骑常侍

右散骑常侍 太子宾客 国子祭酒 水部员外郎

右皇子初授官加太尉,初授枢密使、使相及曾任宰相、枢密使除节度使加太傅,初除宣微、节度加太保。宗室初除使相加尚书左仆射,特除并换授诸司使已上加工部尚书,诸司副使加右散骑常侍。除通事舍人、内殿崇班已上,初授加太子宾客;副率已上并三班及吏职、蕃官军员,该恩加国子祭酒。四厢都指挥使止于司徒,诸军都指挥使、忠佐马步都军头止于司空,军班都虞候、忠佐副都军头已上止于左、右仆射,诸军指挥使止于吏部尚书。其官止,遇恩则或加阶、爵、功臣。

兼官四

御史大夫 侍御史 殿中侍御史 监察御史

右通事舍人、内殿崇班已上,初除加兼御史大夫。宗室副率已上,初授军头等,经恩加兼监察御史,馀经恩以次迁入。

试秩

大理司直 大理评事 秘书省校书郎 正字 寺、监主簿 助教

右幕职,初授则试秘书省校书郎,再任至两使推官,则试大理评事。掌书记、支使、防御、团练判官则试大理司直、评事,又加则兼监察御史。亦有解褐试大理评事、校书郎、正字、寺监主簿、助教者,谓之试衔。有选集,同出身例。

绍兴以后阶官

元丰新制以阶易官,定为二十四阶。崇宁、大观、政和相继润色之。绍兴举行元祐之法,分置左右:文臣为左,馀人为右。浮熙初,因宗室善俊建言,阶官并去"左""右"字,今任子、杂流,惟纽转通直郎、奉直、中散二大夫如故,若带贴职,则超资。自开府至迪功,序次于后。

文阶

开府仪同三司

特进

金紫光禄大夫 银青光录大夫

光禄大夫 宣奉大夫

正奉大夫 正议大夫

通奉大夫 通议大夫

太中大夫 中大夫

中奉大夫 中散大夫

朝议大夫 奉直大夫

朝请大夫 朝散大夫

朝奉大夫 朝请郎

朝散郎 朝奉郎

承议郎 奉议郎

通直郎 宣教郎

宣义郎 承事郎

承奉郎 承务郎

右四年一转,无出身人逐资转,有出身人超资转,至奉议并逐资转,至朝议大夫有止法,仍七年一转。内奉直、中散二大夫有出身人不转。

承直郎 儒林郎

文林郎 从事郎

从政郎 修职郎

迪功郎(以上政和更定,并系选人用举状及功赏改官。)通仕郎

登仕郎 将仕郎(以上系奏补未出身官人。)

武阶

武阶旧有横行正使、横行副使,有诸司正使、诸司副使,有使臣。政和易以新名,正使为大夫,副使为郎,横行正、副亦然,于是有郎居大夫之上。至绍兴,始厘正其序。

太尉

通侍大夫 正侍大夫

宣正大夫 履正大夫

协忠大夫 中侍大夫

中亮大夫 中卫大夫

翊卫大夫 亲卫大夫

拱卫大夫(自翊卫至此,并政和新置。) 左武大夫

右武大夫(以上为横行十三阶。)

右并政和新置。内通侍大夫旧为内客省使,国朝未尝除人,自易武阶,不迁通侍沿初意也。转至中侍,无磨勘,特绋除。

武功大夫 武德大夫

武显大夫 武节大夫

武略大夫 武经大夫

武义大夫 武翼大夫(以上系旧诸司正使,八阶。)

正侍郎 宣正郎

履正郎 协忠郎

中侍郎(自正侍至此,并政和新置。) 中亮郎

中卫郎 翊卫郎

亲卫郎 拱卫郎(自翊卫至此,并政和新置。)

左武郎 右武郎(以上,旧为横行副使,政和更新,增益共十二阶。)

右自正侍至右武,旧在右武大夫之下,武功大夫之上,今从绍兴厘正书。

武功郎 武德郎

武显郎 武节郎

武略郎 武经郎

武义郎 武翼郎(以上旧诸司副使,八阶。)

训武郎 修武郎

从义郎 秉节郎

忠训郎 忠翊郎

成忠郎 保义郎

承节郎 承信郎

右并五年一转,至武功大夫,有止法。

进武校尉 进义校尉

下班祗应 进武副尉

进义副尉 守阙进义副尉

进勇副尉 守阙进勇副尉(以上无品,二校尉参

吏部,下班参兵部,以下并参刑部。)

内侍官十二阶,并政和旧制。

医官 政和既易武阶,而医官亦更定焉,绍兴因之,特损其额。旧额和安大夫至良医二十员,绍兴置五员;和安郎至医官三十员,置四员;医效十员,置二员;医痊十员,置一员;医愈至祗候、大方脉一百五十员,置十五员。

和安、成和、成安、成全大夫

保和大夫 保安大夫

翰林良医 和安、成和、成安、成全郎

保和郎 保安郎

翰林医正 翰林医官

翰林医效 翰林医痊

翰林医愈 翰林医证

翰林医诊 翰林医候

翰林医学

右医正而止,十四阶,并政和制,馀续增焉。

古典文学原文赏析,本文由作者整理于互联网,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文由3522vip发布于 中国历史,转载请注明出处:文官换阶表,卷一百二十二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